《成功与运气》5:富而好礼(完)

今天咱们把罗伯特·弗兰克的Success and Luck: Good Fortune and the Myth of Meritocracy (成功与运气:好运和精英社会的神话)本书讲解完。
咱们岚昕日课之前讲过森舸澜的《无为》,他用现代科学一些最新成果解释中国古代的经典。今天我能不能效仿一下森舸澜,用一段中国经典,来概括一下弗兰克这本书中一些经济学和心理学实验的内容。
这里想到的是《论语·学而》中的一段话 ——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
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我理解子贡说的是一种被动的要求,贫穷也不去巴结奉承谁,富贵也不骄横。孔子说的是更高级的境界,是自己对自己的主动要求 —— 不但不如何如何,而且还要如何如何 —— 说贫穷我也能过得愉快,富贵我还能对人以礼相待。
放在《成功与运气》的语境下,那就是说一个成功者,初等的要求是不骄横,高等的要求是要主动回报社会。
成功了就骄横,可是人的本能。 
1.富贵而骄
有一个著名的“分钱实验”,你可能在别处都看到过。实验是让A和B两个互相不认识的人去分一笔钱,比如说100元。规则是这样的:A决定这笔钱怎么分,而B决定是否接受A的分配方案。如果B接受,那么二人可以拿钱就走,如果B不接受,那么就是一场空,两人谁都得不到钱。
如果A与B都是纯理性的经济人,那么A的分法就应该是给自己99元,给B只留1元 —— 反正对B来说获得1元钱也比什么都没有强。但是根据在世界各地实验的结果看来,A的分法通常都是一人一半,因为他知道,如果给B少了,B很可能会宁可不拿钱也不接受。而且A的担心是对的,实践表明B真的会拒绝。钱可以不要,理不能输。
看来“公平”,已经深入人心。
但这个实验的有趣之处在于你可以在其中进行各种变化,从各个方面测量人性。弗兰克就讲了一个变种的分钱实验。顺便说一句,这个实验是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者做的,很可能受试者是咱中国人。
在分钱之前,先让A和B做一道题:大屏幕中间有一条线,线的两边分布着很多红点,但肉眼一时之间看不出有多少点,让A和B判断哪边的红点多。然后实验者会告诉他们,谁的答案对。 
1579183019399.png
这个实验的机关在于,实验者宣布A和B的对错,其实是随机的,跟二人的实际答案一点关系没有。
做完这道题再分钱,就很有意思了。如果实验人员宣布A答对了,B答错了,那么A分钱的时候就会把大部分分给自己,给B留下很少。而且B会接受这样的分配方案!
这不就是“富而骄,贫而谄”吗!实验者根本就没说这笔钱是答题奖金,可是二人自然就认为“成功”了就可以骄傲地多拿,“失败”了就自动谄媚地认了命,也不抗争了。
如果实验人员宣布二人都回答正确,A的分法就是一人一半。可是如果实验人员说A错了,B对了,A会主动多分一点给B —— 但这个差额的幅度比A对B错的情况可是少了很多。
真实世界不就是如此吗?华尔街巨头们投资成功了就理所当然地多拿奖金,玩出金融危机了就让政府救市。这帮人不但赢了游戏,而且还直接影响国家政策,左右分钱的权力。
这就叫“富贵而骄” —— “富贵而骄”这句话还有个出处,是老子的《道德经》,而且原文是两句话:“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这就是说,如果你想长久地享受好运气,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就得学会子贡说的“富而不骄”。 
2.主要看气质
弗兰克说,一个人要想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光靠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是不够的,得跟人合作才行。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一个精英团队。而别人愿不愿意跟你合作,也不是光看你的天赋和努力,还得看你能不能维护集体的利益 —— 换句话说,就是你是否能不作弊。
弗兰克说了一个实验。先把三个陌生人聚集在一起,让他们互相交流30分钟,之后将他们分开,让三人分别做一个游戏。游戏中如果任何一个人作弊,另外两个人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对他们进行问卷调查,让他们判断另外两个人中谁有可能会作弊。
这个发现就是,如果一个人有作弊行为,那么有60%的可能性,别人能事先猜出来他会作弊。
换句话说,只需要短短30分钟的接触,我们就能有很好的把握,知道一个陌生人是不是能作弊的人。这是怎么看出来的呢?显然是主要看气质。
所以想要跟人合作,你最好有一个“好人”气质。这个气质怎么修炼呢?弗兰克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要承认自己的成功之中有运气的因素,不要把所有的功劳都归于自己。一个承认运气的人,自然不会去抢别人的功劳,那么合作者就会信任他。
弗兰克本人做了一个实验。他找人虚构了一份记者访谈,访谈对象是一个虚构的著名科学家,这个科学家发明的新药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这个采访有两个版本,前面都把这个科学家描写成一个大大咧咧说话不怎么客气的人,唯一区别就是最后一段:
“运气版”中,这个科学家说虽然我们团队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但其中也少不了运气的成分,还讲了几个好运气的事件。
“能力版”中,科学家就只说团队付出的大量努力,尤其还说明,是自己的一个关键贡献,才让这个新药能成。
弗兰克把这两个版本的访谈随机地交给受试者阅读,并且问受试者两个问题:
如果你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你是否愿意雇这位科学家做你们公司的副总裁?
如果这位科学家是你的邻居,你们是否有可能成为好朋友?
结果可想而知,是“运气版”的效果更好。而且有意思的是,对第一个问题,学历越高的受试者越倾向于因为“运气版”而更愿意雇佣这个科学家 —— 特别是弗兰克还拿这个实验测试了一批MBA学生,这些学生对“运气版”非常买账。
所以对高水平合作者来说,你承认运气因素,反而还能给自己加分。
而如果你能更进一步,达到“富而好礼”的水平,那对你的身心健康都有好处。 
3.感恩的心(感谢的你)
有人做了这么一个实验,把受试者随机分成三组,让他们在接下来的10周内,拿个日记本每天记录不同的事件。
第一组,记录让自己感到需要感恩的事件;
第二组,记录让自己感到恼怒的事件;
第三组,记录任何一件对自己有影响的事件。
10周之后,实验者发现感恩组的成员明显变得更加乐观了,幸福度提高,健康程度都比另外两个小组要好,这10周之内,感恩组的成员见医生的频率明显低于另外两个小组。
这肯定是一个能写进心灵鸡汤的实验结果!感恩,竟有这么大的好处?而且这个研究还不是孤立的。弗兰克还介绍了几个别的研究,其中一个研究是让受试者给他们觉得应该感谢、但没有感谢过的人,写一封感谢信,结果效果也很好。一系列类似的实验,都表明感恩能让人的焦虑减少、更不容易恼怒、睡眠质量更好,还对别人更有同情心。
这我想起了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扎克伯格每年给自己找个新挑战,比如2010年是学习中文,2011年是只吃自己杀死的动物,2012年是重新开始写代码,等等。他2014年的自我挑战就是每天给人写个表示感谢的便条。
我怀疑扎克伯格是不是看过这些感恩研究。我们不知道他的这些感恩便条对被感恩的人有没有什么好处,但是根据研究结果,这个行为肯定对扎克伯格本人有好处。
常怀感恩之心,这不就是“富而好礼”吗?我看美国很多中餐馆,喜欢弄个佛像或者关公像之类的摆在店里,上面写的字却是“招财进宝”、“财源广进”之类,简直俗不可耐。弄一句“富而好礼”不是更高级吗?
最后再来点正能量。弗兰克的这本书,主要是写给“幸运者”的,他的目的在于劝说成功者不要贪心拿走所有的好处,最好能给别人也留下一点,回报社会。
弗兰克打了个比方。你是愿意把所有能拿到的好处都拿走,自己开一辆法拉利跑车,但是因为公共设施非常差,你不得不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开你的法拉利呢 —— 还是自己少拿点,买辆比法拉利便宜的保时捷,但是能让公共的路面平整漂亮呢? 
1579183081897.png
保时捷911 Turbo 比法拉利 F12 柏林尼塔便宜一半,但也是能彰显你地位的好车啊。
我们日课的读者中,想必有些成功人士,和更多的将来即将成功的人。那么了解了这本书,我希望你能时不时回想一下这两个画面。保持“富而好礼”的状态,有利身心,也有利于你取得更大的成功,形成积极的正反馈。
这本《成功与运气》到此就全说完了。祝大家都有好运气,“苟富贵,无相忘”! 
 
一个成功者,初等的要求是不骄横,高等的要求是要主动回报社会。
想不想现在就找个地方,给你想感谢的人写个便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成功与运气:富而好礼完five-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wuxia/122/2877.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