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告白

 

  S市的南北两山就像一张饺子皮,把S市包裹在一起,市民就是饺子馅,每到节假日,S市这口锅就沸腾了,堵车,全城大堵车,堵成一锅粥,好好的一锅饺子,皮不是皮,馅不是馅了,夹都夹不起来。

  政府部门也下了很多功夫,派出很多交警去维持交通,但是收效甚微,人们慢慢也就麻木了,习惯了生活在一锅粥里。

  南北两山各有一名胜古迹,南山有一公园,公园里有一五眼泉,便叫了五泉山,北山有一白塔,便叫了白塔山,这城市人们就这么简单随性,起名字也直接。

  南山的五泉公园有西汉大将霍去病的雕像,雕刻得高大庄严,市民们就在霍去病的藐视下开始了晨练了。

  经常有文学作品这样描写S市:黄土高原之上,黄河穿过全城的省城,大约只有S市了,一条古老的黄河穿城而过,小城里的人们就在这河谷地带繁衍生息。

  这描写很诗意,有山有河,应该是宜居之城,但是山是土山,那条黄河也并没有给南北两山输送水分滋养,好像不关她的事,她只负责从城里流过。

  尤其是北山,就像长了疥疮,终年黄土裸露。城市的管理者为了美观,成立了南北两山绿化小组,但是不见起色,该秃还是秃,人们也就见惯不惯了。

  如果城市也会生病,那S市就是肠癌晚期,每天都有马路开膛破肚,然后四脚拉叉躺着,等待手术,那些挖掘机张着血盆大口,发着脾气,仿佛要吞噬一切,马路上终年灰尘滚滚。

  按说水可润人,但是S市的人们脸上干巴巴的缺少水分,就像他们的生活。

  S市以盛产拉面而闻名全国,如果你坐公交车路过牛肉面馆,从公交车往下看,那一排排蹲在墙角,大口吞面的人们构成了城市早晨生活的一景,这碗面和马踏飞燕,羊皮筏子,读者杂志享誉全国。

  S大学就坐落在城市的一角。

  当初报考这所大学的时候,萧然把全国的高等院校都意淫了一遍,清华北大没啥意思,离家近的大学又没看上,当看到S大学的招生简章时,他被描写的诗情画意所感染,S大坐落在皋兰山下,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每到夏秋两季,满城瓜果飘香,皋兰瓜、黄河蜜香甜可口,更重要的是萧然学过几首唐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说的大概就是这里。

  S大,那是萧然心中的诗和远方。

  萧然开学报道那天,正是傍晚,他下了火车拖着行李往前走。

  那天夕阳的余晖照在萧然的身上,打在他的行李上,照在林荫马路上,满城都度上了金光,空气中糖炒栗子味道和着汽车尾气的味道。这个场景和味道像照片一样留在了他的记忆深处。

  萧然是最后一个走进402宿舍的。

  1993年的萧然,穿着白色的确良衬衣,梳着中分,站在402宿舍的门口,他敲了一下门:

  “大哥,这是402宿舍啊?”

  开门的是宿舍老二,萧然一口浓重的东北话,老二没忍住笑,嘴里饭喷了萧然一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章告白-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wangzhan/67/704.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