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爱丽丝应声答道,慌忙中完全忘了在刚才的几分钟里她已经长得那么高大了,她匆促一跳就站了起来,她的裙子边竟带翻了那个陪审座厢,把里面那些陪审员全都掀倒在下面听众的头上,他们就在那里乱踢乱爬,这使爱丽丝想起前一个星期她偶然把金鱼缸打翻时的情形。
 
“哎呀,真是对不起!”爱丽丝非常惊愕地说道,一面尽快地又把他们捡起来,因为那次打翻金鱼缸的事老在她的脑海里浮现,还隐隐约约地记得如果不立即把他们捡起来放回到陪审座厢上去,他们很快会死去的。
 
“审判现在还不能进行,”国王非常郑重地说道,“一定要等到陪审人都回到他们自己的坐位上才行——一个也不能少,”他特别强调地重复道,一边说一边狠狠盯着爱丽丝。
 
爱丽丝朝陪审员座厢一看,发现自己匆忙中把壁虎子比尔头朝前摆倒了,那个可怜的小东西动弹不得,只是把尾巴在空中很无助地摇摆着。爱丽丝立即把他弄出来,重新放正了;“这也不一定有多大意义,”爱丽丝暗自思忖道,“我觉得这审判,他是正着审还是倒着审,没有多大差别。”
 
等到那些陪审员从骚乱惊吓中恢复了理智,他们的石板和石笔也都找到了交还给了他们,他们就立即勤奋地工作起来,把刚才发生的事故始末记录下来,只有那壁虎子除外,因为它受惊得太厉害,只是张着嘴坐在那里,两眼呆呆地望着法庭的屋顶。
 
 “你知道这件事吗?”国王开口对爱丽丝问道。
 
“不知道,”爱丽丝答道。
 
“无论什么都不知道吗?”国王追问道。
 
“什么都不知道,”爱丽丝答道。
 
“这是很重要的,”国王说道,一边转头看着那些陪审员。们听了们正要把这句话记在石板上,那白兔子忽然插嘴道:“不重要的,当然啦,这是陛下的意思,”他用十分恭敬的腔调说道,不过,一边又对国王皱皱眉头,使了个眼色。
 
“不重要的,当然啦,我就是这个意思,”国王赶忙改口说道,接着又自顾自地低声咕叨着,“重要——不重要——不重要——重要——”仿佛像要试试哪个词更好听一些。
 
有些陪审员就记下了“重要,”有些就记下了“不重要。”爱丽丝看到了这一切,因为她站得很近,那些陪审员的石板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不过,这个随便怎么记,一点都不重要,”她暗自思忖道。
 
国王已经在记事本上忙着记了好一阵子,这时他停了下来大喊道,“肃静!”然后他照着书本宣读道,“法规第四十二条,凡身高超过一英哩以上者须退出法庭。”
 
大家都看着爱丽丝。
 
“我没有一英哩高,”爱丽丝说道。
 
“你有,”国王说道。
 
 “差不多有两英哩了,”王后补充道。
 
 “就是有,我也是无论如何不走的,”爱丽丝说道;“再说,那又不是一条正式法规,而是你刚才捏造出来的。”
 
“这是书本里最老的一条法规了,”国王说道。
 
“那么它应该是法规第一条呀,”爱丽丝说道。
 
国王气得脸色苍白,急忙合上了记事本。“请审定裁决吧,”他转过头来面对着陪审员声音发抖地说道。
 
“启禀陛下,又发现新的证据了,”白兔子急忙跳起来说道;“这张纸是刚刚捡到的。”
 
“里面有什么?”王后问道。
 
“我还没有打开来看呢,”白兔子答道,“不过,看样子是一封信,是那个罪犯写给——写给某人的。”
 
“这是肯定的啦,”国王说道,“要不然它就是写给无人的了,而这不合常情,你知道的。
 
“上面住址是寄给谁的?”一个陪审人问道。
 
“根本就没写住址,”白兔子说道;“事实上,外面什么也没有写,”他一边说着一边展开了那张纸,又补充道,“这居然不是一封信,而是几节诗。”
 
“是不是那个罪犯的笔迹呢?”另一个陪审人问道。
 
“不是的,不是他的笔迹,”白兔子说道,“这真是奇而怪之的事呢。”(这时那些陪审员全都显出莫名其妙的样子。)
 
“他肯定是模仿了某个别人的笔迹,”国王说道。(那些陪审员一听,又全都显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启禀陛下,”这时那个武士开言道:“这可不是我写的,他们也不能证明是我写的:因为末尾并没有签上名字。”
 
“如果你没有在上面签名,”国玉说道,“这只能说明情节更严重。你肯定有意要做什么坏事,否则你就应该象一个诚实人那样签上你的名字。”
 
听此这番话,全场响起了一片掌声:这是那一天国王第一次说出来的真正明白话。
 
“那就证明他有罪,”王后说道。
 
“这什么都证明不了!”爱丽丝说道。“因为,你们甚至连上面写的是什么也还不知道呀!”
 
“立即宣读!”国王命令道。
 
白兔子就戴上了眼镜。 “启禀陛下,我该从哪儿开始呢?”他问道。
 
“就从开始的地方开始,”国王一本正经地说道,“一直到完的地方完:然后停止。”
 
下面这些就是白兔子所宣读的诗节:——
 
 
 
“他们说你去过她家,
 
跟他说我是非:
 
她说我的人品堪夸,
 
说我不会游水。
 
 
 
“他捎话说我没有去,
 
(我们知道没错):
 
假如她要统揽全局,
 
你能如之奈何?
 
 
 
“他拿到二,她拿到一,
 
你给我们三还多;
 
你还给她,他还给你,
 
它们原先都归我。
 
 
 
“假如碰巧我或是她,
 
卷入这是非中,
 
他们请你解除刑罚,
 
还要我们参同。
 
 
 
“我认为(在她发疯前),
 
你们总是那样,
 
在他和她和我们间,
 
早已成了屏障。
 
 
 
“她与他们关系最亲,
 
万勿让他知晓,
 
这秘密勿告诉他人,
 
你知我知最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二章 爱丽丝的证词-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tuili/46/71.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