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1594405949.png

1581594456112.png

致谢

我的生活原则和工作原则是对我多年实践经验的总结。我的这些经历主要是与鲍勃·普林斯、格雷格·詹森、吉赛尔·瓦格纳、丹·伯恩斯坦、戴维·麦考密克、艾琳·马瑞、Joe Dobrich、Paul Colman、罗布·弗里德、罗斯·沃勒、布莱恩·戈尔德、Peter La Tronica、Claude Amadeo、Randal Sandler、Osman Nalbantoglu、Brian Kreiter、Tom Sinchak、Tom Waller、Janine Racanelli、Fran Shanne和Lisa Safian一起度过的,我对他们充满感激。

我和鲍勃、格雷格用了大半生的成年时光努力探究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经济和市场规律。在此过程中,回顾我们每天交流互动的日子,时常引人深思,偶尔遍体鳞伤,也间或兴奋异常。我们在一起开会,主要是讨论经济和市场,这让我们发现了非常宝贵的经济原则和投资原则,也教会我们更加认清自己以及人与人之间如何交往。我们从教训中吸取力量,形成了生活原则和工作原则,其意义更加非比寻常。最近,我们与艾琳·马瑞和戴维·麦考密克一道做出了努力,二位刚刚接替我担任联合CEO。戴维和艾琳,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接受、照料这份上苍赋予我们的恩惠,并为之贡献自己的力量。

当我最先意识到要将桥水从第一代公司转型为第二代公司时,我就决定把分散凌乱的原则搜集整理成一部教材,为桥水的同人提供帮助。将最初的一大堆毫无头绪的原则搜罗、转换为一本精彩的著作,不啻一项史诗般的工程,Mark Kirby负责帮助我从事这项工作,他出力最多。我还要感谢Arthur Goldwag和Mike Kubin协助我理清思路并润色整份手稿。(Mike是以朋友的身份友情协助。)我还要感谢AriannaHuffington、Tony Robbins、Norm Rosenthal和Kristina Nikolova拨冗阅读本书,并提出了很有价值的建议。

在日常工作中助力于我的还有“瑞的天使团队”(Marilyn Caufield、Petra Koegel、Kristy Merola和Christina Drossakis),“瑞的杠杆团队”(Zack Wieder、Dave Alpert、Jen Gonyo和Andrew Sternlight,还有前任杠杆团队成员Elise Waxenberg、David Manners-Weber和John Woody),以及“瑞的研究团队”(Steven Kryger、Gardner Davis和Brandon Rowley——还有前任研究团队成员Mark Dinner)。我还要感谢Jason Rotenberg、Noah Yechiely、Karen Karniol-Tambour、Bruce Steinberg、Larry Cofsky、Bob Elliott、Ramsen Betfarhad、Kevin Brennan、Kerry Reilly以及Jacob Kline,是他们这些年青一代为我提供了灵感,促使我形成了投资原则。感谢Jeff Gardner、Jim Haskel、Paul Podolsky、Rob Zink、Mike Colby、Lionel Kaliff、Joel Whidden、Brian Lawlor、Tom Bachner、Jim White、Kyle Delaney、王沿、Parag Shah以及Bill Mahoney,把我们的原则以更具个性的方式传达给我们的客户。感谢Dave Ferrucci,在把工作原则转换成计算机算法的过程中,对我帮助最大。感谢Jeff Taylor、Steve Elfanbaum、Stuart Friedman和Jen Healy,帮助我把原则转换成很多人看得懂的文字。尽管我的兴趣和方向一直很多元,这些团队成员把我的任务当作他们自己的任务,推动我努力前行。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不可能取得现在的成就。感谢你们对我的忍耐和给予我的无私帮助。

本书英文版精美的装帧设计出自Phil Caravaggio之手,感谢他的慷慨和才华。当我把《原则》的草稿以PDF格式(一种电子文件格式)上传互联网时,我还不认识他,他就在技艺精湛的书刊设计师RodrigoCorral的协助下,带来了这份设计华丽的印刷版礼物。Phil是在他所在领域内的一位出色企业家,还对我提出的原则对他的帮助表示了感激之情。这本精致的书让我震惊,而Phil关于这些原则对他本人之重大意义的阐述也作为一项厚礼,推动我朝着不断朝着出版这本书去努力。当我做出决定后,Phil和Rodrigo一道不辞劳苦地做成了这部精美的图书,送到了读者手中——这又是一份大礼。感谢你,Phil!

6年前,Simon & Schuster出版公司执行主编Jofie Ferrari-Adler阅读了《原则》的网络版,认为很有价值,并向我解释为什么出版这本书是我为别人提供帮助的一件大事。在出版过程中,他一直是一位宝贵的合作伙伴。在研究选择出版方案时,我与大家认真讨论选取最好的代理商。这个过程让我结识了Jim Levine。我理解为什么他如此受客户的爱戴,就是因为他投入了自己宝贵的时间、技能和情感。Jim带着我熟悉了整个出版流程,让我认识了Simon & Schuster总裁Jon Karp。甫一结识,Jon就希望我的书更让我满意而不是更让他满意,在他的帮助下,这如今得以成为现实。

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太太芭芭拉、儿子德温、保罗、麦修和马克,谢谢你们对我和我的原则的容忍——让我有时间和空间创造出这些原则和这本书。

审校后记

译事难哉,《原则》这本书翻译和审校尤其不易。不仅是因为语言、专业及文化差异,主要是因为桥水奉行创意择优,在工作中有一套独创的工具、软件、行为准则和词义,有时连美国人也很费解。我在审校的时候,也常常感到很难将其中真义准确地传达给中国读者。

既然瑞已在《原则》中详述了方法和原则,我就聊聊瑞和中国。

瑞是地道的美国人,但上溯几辈应该是来自威尼斯一带的意大利北方人。(也许几百年前他的先祖和马可·波罗是近亲,要不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如此挚爱中国。)

20多年前,瑞把他年仅11岁的儿子麦修送到北京史家胡同小学上学。当时这所小学条件很差,而且麦修不会中文,独自一人被寄养在瑞的朋友顾阿姨家,顾阿姨老伴用自行车接送麦修上下学。又过了些年,我的一个朋友问瑞,你为什么把年幼的孩子送来中国,你不觉得太冒险?瑞脱口而出,他不去风险更大,是中国改变了麦修,让他懂得了生活。

麦修回国5年后又重返北京,历经周折创办了中国关爱基金会,专门救助中国的残疾孤儿。瑞对这一举动非常赞同,全力相助。前些年的每年夏天,瑞都在自己居住的美国小镇上举办捐助中国关爱基金会的慈善晚会,每次看到应邀出席的那么多美国人,为地球那一边素不相识的中国的残疾孤儿出钱出力,我总觉得应该对他们感恩一生一世。

我妹妹曾是中国关爱基金会的驻京员工,她曾和瑞、麦修一起去陕西的孤儿院,她说瑞左手拎着一大包婴儿尿布,右肩扛着奶粉,和他们一起赶路,简直就像外来的民工。我后来碰到民政部门的一位官员,他说:“你们老板就是活着的白求恩。”

瑞常说,他最缺的就是时间。后来顾阿姨老伴,一位普通的退休教员去世。瑞放下所有的事情,专程飞到香港办好签证,再飞到北京为这位普通的老人送行,也真是有情有义了。

瑞来中国,经常会请当年他认识的“联办”老友喝顿茅台,像高西庆、王莉、王波明、汪建熙等。这些老友打趣,问瑞为啥这么喜欢中国。瑞说,我知道,你们说我上辈子是中国人。

桥水在全世界都不设分公司,唯独在中国设有全资的子公司。瑞多年前就在公司说,别总想着美联储又说了什么,你们会看到,不久的将来,人们会盯着问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又说什么了。

《原则》简体中文版出版了,瑞在中国的新长征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参考文献-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program/134/3734.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