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未来将会怎样?
 
我在本书中所讲到的大逃亡是一个有着正面结局的故事。通过这场大逃亡,亿万人口逃离了死亡与贫困。尽管不平等仍然存在,尽管仍有千百万人未能逃离死亡与贫困之苦,但这个世界已经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个世界。当然,在“大逃亡”这个比喻的出处——电影《大逃亡》那里,并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在电影中,只有少数几个人成功逃出,大部分逃狱者最终又被抓了回去,更有50人被处决而死。电影如此,我们如何确信我们的大逃亡结局会截然不同?
未来,或许仍有众多不确定,但是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憧憬未来。
在我们之前的诸多文明大都毁灭于某些强力,所以我们的后代绝不能认为,我们这次就可以成为例外。在欧洲和北美,我们已经渐渐将“明天会更好”当成了一种必然。诚然,在过去的250年中,我们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然而与以往人类历史中一些文明持续的时间相比,250年只是白驹过隙,那些曾长久存在过的文明也曾经以为自己会永存于世,最终却都消失了。
现在有很多威胁足以毁灭我们,气候变化是其中最为明显的一个,但直到如今,关于气候变化也没有一个在政治上可行的明确解决方案。私欲可以战胜公共需求,这一点在贾雷德·戴蒙德的著作中说得很清楚。他发现,是对树木的盲目砍伐导致了复活节岛文明的最终毁灭,而他所思考的是,那个砍掉岛上最后一棵树的人,当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战争并未停止,政治的危机无处不在。
科技革命和启蒙运动为人类带来了物质生活与健康水平的持续进步。但是,如今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很多地方,科学受到了宗教极端主义者的攻击。很多宗教极端主义者都握有政治权势,而且也获得了那些利益遭到科学知识威胁的群体的支持。
科学不能让人完全免于疾病,新的传染病随时都会出现。最厉害的病种会引发一部分人的死亡,然后力量耗尽,再回到它们的动物宿主身上。但是,艾滋病的大流行警示我们,任何可怕的结果都会出现,艾滋病绝对不是最为严重的一种。虽然艾滋病导致了3 500万人死亡,是这个时代最为严重的灾难之一,我们还是很迅速地确认了病毒并研发出相关的治疗处方。未来,比艾滋病更难确认更难治疗的疾病很可能还会出现。如今,全球的医疗系统都普遍使用抗生素,然而,由于农业上的滥用和抗药性的进化,抗生素的作用也受到了威胁。在与细菌的斗争中,我们目前所取得的胜利绝非最终的胜利,这场斗争更像是一场持久战,双方会各有胜负。现阶段我们是占了上风,但这只是战争中的一个阶段,而并非战斗结束的尾声。进化会伴随人类活动而进行,细菌终会发起对人类的反击。
经济增长是人类能够逃离贫困与物质匮乏的动力所在,但是如今,富裕国家的经济发展步履蹒跚,经济增长速度已经逐渐放缓。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同时,几乎各地都出现了不平等扩大的现象。比如美国,当前公民收入与财富的极端不平等是过去一百多年未曾发生过的。财富的急剧集中会损害民主和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所需要的创造性破坏也会受到压制。这种财富的不平等让跑在前面的人截断了落后者追赶的道路。
曼瑟尔·奥尔森曾预测,日渐扩大的主要既得利益群体会以牺牲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来追逐自身利益,而这样的寻租行为将会导致富裕国家的衰落。同时,经济增长放缓,将使得分配上的冲突不可避免,因为在这样的条件下,对一方有利的东西必然会侵害到另一方的利益。很容易想象,当经济增长迟缓之时,富裕国家与贫穷国家之间、老人与年轻人之间、华尔街与主街之间、医疗机构和患者之间,以及代表各自利益的政党之间,将利益冲突不断。
但尽管有种种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仍然对人类未来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人类逃离苦难追求幸福的欲望是根深蒂固的,绝非轻易就会被挫败。未来的逃亡者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或许前面的人会把后面的路堵死,但是开山辟路的知识已经在那里了,他们无法阻止知识的传播。
经济增速放缓有可能被夸大了,因为统计者遗漏了很多关于质量提升的统计,尤其是服务方面,它在国家产出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却未得到很好的计算。信息革命以及相关的工具设备等,也为人类福祉做出了很多贡献,然而却无法量化统计。这些领域或技术给我们生活所带来的愉悦,无法反映到关于经济增长的统计中,只能说明统计方式本身不完善,而不能说是技术或其为我们带来的愉悦不够。
世界上大多数人口都生活在不发达国家,因此对他们而言,经济增速下降的问题并不存在。事实上,中国和印度两个国家超过25亿的人口,近年来经历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为迅速的经济增长。即便现在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放慢了,然而在未来几年,“后发优势”将仍足以保证它们保持一个超出平均水平的经济追赶速度。
非洲国家面临着无数可能性。一些非洲国家避开了过去由自己造成的灾难,经济治理水平大幅改善。如果西非能够摆脱对援助的过分依赖,并停止破坏非洲的政局,则本地驱动下的发展也大有希望。另外,我们也需要让非洲人的天分得到自由发挥。
虽然预期寿命的增长速度在下降,但这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死亡人口正在转向老年人,而延长老年人的寿命,并不像拯救儿童生命那样可以极大提高整体人口预期寿命。另外需要重申,问题的核心是找到合理的评估标准,而非具体去评估什么。要衡量一个社会是否在变好,预期寿命并非总是正确指标,没有任何理由说延长中老年人的寿命没有拯救儿童的生命有意义。
虽然人类健康仍然受到威胁,但是人们的健康水平也在大幅提升。在过去的40年里,人们在对抗心脑血管疾病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如今,有迹象显示,我们在癌症的治疗方面也取得了真正的进步。如果足够幸运,人类将有可能在癌症治疗上复制在心脑血管疾病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健康水平最终会提升的终极原因是,人们在这方面有诉求,同时对于健康水平提升所需的基础科学研究、行为研究、药物研发、治疗疗程研究以及治疗设备的研制等,做好了随时埋单的准备。当然,创新不能通过购买而得,也不是有需求就会有创新,但是毫无疑问,有需求又有大量的资金投入,肯定就会有相应产出。
虽然艾滋病大流行造成了严重损失,但是它成功说明,新的基础知识和新的治疗方法可以对需求做出反馈,而且这种反馈可以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完成。尽管对于那些死于艾滋病的人而言,这种反应速度还是太慢,但是以历史的眼光看,人类对艾滋病的反应速度已经是相当快了。这说明科技的确在发挥作用。
还有很多正在发生的进步,没有在这本书中得到讨论。譬如,暴力在减少,今天,人们被谋杀的概率已经大大低于从前;与50年前相比,民主在全世界范围广泛实现,一个社会集团镇压另一个集团的事情已不常见,并且在变得越来越少;同时,与之前相比,人们参与社会活动的机会也大为增加;另外,全世界的人都长得更高大了,而且也似乎变得更聪明了。
在世界上的多数地区,教育受重视的程度在提高。如今,全世界80%的人口都受过教育,而在1950年,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口是文盲。在印度以前的部分农村地区,几乎所有的成年女性都未接受过教育,但是现在她们的女儿几乎全部进入了学校。
期盼以上所谈论的诸多问题可以在世界各地同时取得进步,或者取得持续进展是不现实的。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而新的人类逃亡也会和以前一样带来新的不平等。但是,过去的一切困难与挫折,都在后来的发展中得到了解决。所以,我期望,眼前的这一切挫折与艰难,也都将在未来被战胜和解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后记未来将会怎样-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kongbu/114/3088.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