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有两个典型的危机时刻——孩子刚出生时和中年的低迷时期。前一种危机时刻,是用你与孩子之间快乐而迷人的爱,来取代你与配偶之间复杂而艰难的关系。在后一种危机时刻,中年人被一种普遍的伤感和缺失的感觉困扰。有一种感觉,是生命正在溜走;有一种倾向,认为配偶及其所有的缺陷和消极,唠叨和不悦,是真正的问题之所在,是真正的障碍之所在,阻碍着你的充实。

 

在这些危急时刻,人们会有一种退缩的倾向,与伴侣保持距离。你开始离群索居,退缩。你与外界的兴趣和不同的朋友群体共同构建平行的生活。你会习惯于没有亲密感的婚姻,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在婚床上,配偶之间相隔一厘米,相距一百万英里。你用酒精、工作或照顾孩子来填补以前由婚姻填满的精神空间。
在卡梅隆大学的一项研究中,乔安妮·L.赛勒采访了失恋的人。她收集的语录,有力地证明了熄火之后的恋爱是多么可怕:“做爱时没有接吻。我记得,我只是渴望被吻,但不是被他吻。”“这种痛苦,令人无法抗拒。”“我想,我哭了一年。”“是的,那是极度孤独造成的抑郁。”“我的爱,正在消失;我的心,感觉到他的践踏,而他似乎并不在意。”“我的个性,被否定了……他永久性改变了我……几年时间里,我完全没有个性。”
分手后,你会遇到婚姻中爱情似乎枯竭的可怕时刻。有时候,婚姻是真的死了。任何一方,都无法再伤害对方了,因为双方都已不在乎。在这种情况下,离婚就发生了。但在其他情况下,余烬仍然是温暖的,婚姻只是需要一次勇敢的重新承诺。这就是婚姻课程中的下一门课程:再承诺的艺术。
在这些低落的时刻,请记住,婚姻不仅仅是一种关系,它还是一种契约,这是很有帮助的。风雨同舟,坚定不移,这是道义上的承诺。两个人都发誓要创建婚姻这个项目或事业,这比个人的情感起伏更重要。当然,有些时候离婚是正确的,也是唯一的选择。但是,也有一些时候,曾经引导帕克·帕尔默的情绪派上了用场:“你如果不能摆脱它,就拥抱它吧!”如果你不能轻易放弃某件事,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加倍下注。
当爱情之井干涸时,人们需要意志的行动才能挖得更深。迈克·梅森写道:“这是一种深思熟虑的选择,选择亲近而不是距离,选择陪伴而不是冷漠,选择关系而不是孤立,选择爱而不是冷漠,选择生而不是死。”
这不是自然而然的倾向。相信我,我知道婚姻失败是什么滋味。重新承诺包括与自己作对。但是,生活是由我们被要求与自己作对的时刻来定义的。婚姻,就像所有的承诺一样,不是为了让你快乐,而是为了让你成长。正如梅森所说,“自相矛盾的是,婚姻存活于那些几乎不可能存活的时刻。此时,双方都非常清楚,只有纯粹的牺牲之爱,才能将他们维系在一起。”
亚伯拉罕·林肯在第二次就职演说中,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找到了一种婚姻再承诺的模式。林肯是在美国大崩溃的时候发表这次演讲的。在这一点上,很明显,北方将赢得南北战争。林肯本可以利用这一时刻为一个伟大的机遇拍胸膛:我们在正义的事业中获胜。我们为善而战;你们为恶而战。我们是对的,你们是错的。我们被证明是清白的,而你们南方人,手上沾满了我们的鲜血,是耻辱的。
林肯对整个美国的热爱,比他对自己一方(北方)的热爱更强烈。在第二次就职典礼上,关键词是关乎统一的词:“我们”“所有”“两者都是”。“所有的想法,都焦急地指向一场迫在眉睫的内战。所有的人都害怕内战,所有人都试图避免内战……南北双方都反对战争。”他把北方和南方放在同样卑微的地位上。
林肯并没有说奴隶制是南方的制度。他说这是一种美国的制度。清除罪恶的战争灾难,理所当然地落在南北双方身上。林肯把南北双方归为同一类——有罪和谬误。他实事求是地承认困扰这个国家的分歧和失望,但他不接受所谓国家分裂的必然性,并呼吁民众要彻底改变心态:“对任何人都怀有恶意,对所有人都要仁慈。”
治愈一段破裂的婚姻,与治愈一个破碎的国家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一段关系中总会有差异和分歧,但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并不是破坏关系的原因。这是我们将分歧转化为优势的方式。这不是我是对的/你是错的,而是我更好/你更次要,我是正义的/你是可悲的,我是善良的/你是卑鄙的。这是一种快速进攻的倾向,以一种宣扬自己道德优越感的方式。当马歇尔·麦克卢汉做出“道德愤慨,是一种用来赋予白痴尊严的技术”的评论时,他虽然很严厉,但并没有错。
重新承诺,往往意味着把自己的罪过摆到桌面上。忍耐,意味着承认犯下的错误,甚至承认制造的愤怒,但忍耐把愤怒置于爱的背景之下。忠诚,只是重复“我爱你”。令人惊讶的是,需要说“我爱你”这句话的频率是如此之高。在意见不合和危急时刻,这句话的威力,也是如此之大。
当谈到如何重新承诺时,专家们意见一致:不要指望婚姻中的重大分歧会有最终的解决方案。通过增加积极因素,来压倒消极因素。以5种爱的语言来埋葬负面的互动:肯定的话语、服务的行为、礼物、优质时光和肌肤之亲。
重新承诺是“我们今天下午能出去走走吗”,还有“你放松点儿,我来用吸尘器吸尘”。这是亚伯拉罕·约书亚·海舍尔所说的“行为的狂喜”的时候。你举行了一次成人礼,做了一件好事,然后又做了另一件事。每一件事,都创造了“光明的时刻,在这些时刻,我们被超越自我意愿的压倒一切的行为唤醒。这些时刻,充满了即将离开的喜悦、强烈的喜悦”。行为变化先于态度变化,并导致态度变化,这是一条古老的人性法则。如果你善待一个人,你就会变得善良,你就会珍惜他。性爱可以治愈婚姻中的很多伤口,或者至少为它们的愈合提供了一个开始。“婚姻的伦理是享乐主义的,而不是修道主义的。”索洛维奇克拉比写道。婚姻过于灵性,是危险的。
几年前,莉迪亚·内策写了一篇博客文章,名为“保持15年婚姻的15种方式”。文章给出了一些好的、现实的建议,可帮助我们一起渡过婚姻中的危险,比如:
生气就去睡觉。每个人都说,你不应该因为你的愤怒而让太阳落山,这太愚蠢了。你太累了,去睡觉。睡一觉吧。第二天早上醒来做煎饼。再看看这场争吵有没有那么严重。
要骄傲,要吹嘘。当众吹嘘你配偶的成就,并让他无意中听到你对他/她的吹嘘。
对他的母亲抱怨,而不是对自己的母亲抱怨。如果你向他的母亲抱怨他,他母亲会原谅他的;如果你向你自己的母亲抱怨他,你的母亲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相信你嫁/娶的那个人。让别人帮助你。相信他们会知道什么是对的。
保持忠诚。“你和你的配偶,就是一个由两个人组成的团队,”内策写道,“团队中不允许其他任何人存在,而且永远不会有其他人理解团队的规则……有时,她是聚光灯下的人;有时,你是聚光灯下的人。归根结底,起起落落,都无关紧要,因为团队是坚不可摧的。”
内策的建议,抓住了婚姻的另一个悖论——它是用曲木建造的神圣机构。当你处理零碎的事情时,没有完美主义的余地,只有感情的困惑。婚姻开始于狂想曲,结束于凑合。
婚姻有两个典型的危机时刻——孩子刚出生时和中年的低迷时期。前一种危机时刻,是用你与孩子之间快乐而迷人的爱,来取代你与配偶之间复杂而艰难的关系。在后一种危机时刻,中年人被一种普遍的伤感和缺失的感觉困扰。有一种感觉,是生命正在溜走;有一种倾向,认为配偶及其所有的缺陷和消极,唠叨和不悦,是真正的问题之所在,是真正的障碍之所在,阻碍着你的充实。
在这些危急时刻,人们会有一种退缩的倾向,与伴侣保持距离。你开始离群索居,退缩。你与外界的兴趣和不同的朋友群体共同构建平行的生活。你会习惯于没有亲密感的婚姻,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在婚床上,配偶之间相隔一厘米,相距一百万英里。你用酒精、工作或照顾孩子来填补以前由婚姻填满的精神空间。
在卡梅隆大学的一项研究中,乔安妮·L.赛勒采访了失恋的人。她收集的语录,有力地证明了熄火之后的恋爱是多么可怕:“做爱时没有接吻。我记得,我只是渴望被吻,但不是被他吻。”“这种痛苦,令人无法抗拒。”“我想,我哭了一年。”“是的,那是极度孤独造成的抑郁。”“我的爱,正在消失;我的心,感觉到他的践踏,而他似乎并不在意。”“我的个性,被否定了……他永久性改变了我……几年时间里,我完全没有个性。”
分手后,你会遇到婚姻中爱情似乎枯竭的可怕时刻。有时候,婚姻是真的死了。任何一方,都无法再伤害对方了,因为双方都已不在乎。在这种情况下,离婚就发生了。但在其他情况下,余烬仍然是温暖的,婚姻只是需要一次勇敢的重新承诺。这就是婚姻课程中的下一门课程:再承诺的艺术。
在这些低落的时刻,请记住,婚姻不仅仅是一种关系,它还是一种契约,这是很有帮助的。风雨同舟,坚定不移,这是道义上的承诺。两个人都发誓要创建婚姻这个项目或事业,这比个人的情感起伏更重要。当然,有些时候离婚是正确的,也是唯一的选择。但是,也有一些时候,曾经引导帕克·帕尔默的情绪派上了用场:“你如果不能摆脱它,就拥抱它吧!”如果你不能轻易放弃某件事,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加倍下注。
当爱情之井干涸时,人们需要意志的行动才能挖得更深。迈克·梅森写道:“这是一种深思熟虑的选择,选择亲近而不是距离,选择陪伴而不是冷漠,选择关系而不是孤立,选择爱而不是冷漠,选择生而不是死。”
这不是自然而然的倾向。相信我,我知道婚姻失败是什么滋味。重新承诺包括与自己作对。但是,生活是由我们被要求与自己作对的时刻来定义的。婚姻,就像所有的承诺一样,不是为了让你快乐,而是为了让你成长。正如梅森所说,“自相矛盾的是,婚姻存活于那些几乎不可能存活的时刻。此时,双方都非常清楚,只有纯粹的牺牲之爱,才能将他们维系在一起。”
亚伯拉罕·林肯在第二次就职演说中,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找到了一种婚姻再承诺的模式。林肯是在美国大崩溃的时候发表这次演讲的。在这一点上,很明显,北方将赢得南北战争。林肯本可以利用这一时刻为一个伟大的机遇拍胸膛:我们在正义的事业中获胜。我们为善而战;你们为恶而战。我们是对的,你们是错的。我们被证明是清白的,而你们南方人,手上沾满了我们的鲜血,是耻辱的。
林肯对整个美国的热爱,比他对自己一方(北方)的热爱更强烈。在第二次就职典礼上,关键词是关乎统一的词:“我们”“所有”“两者都是”。“所有的想法,都焦急地指向一场迫在眉睫的内战。所有的人都害怕内战,所有人都试图避免内战……南北双方都反对战争。”他把北方和南方放在同样卑微的地位上。
林肯并没有说奴隶制是南方的制度。他说这是一种美国的制度。清除罪恶的战争灾难,理所当然地落在南北双方身上。林肯把南北双方归为同一类——有罪和谬误。他实事求是地承认困扰这个国家的分歧和失望,但他不接受所谓国家分裂的必然性,并呼吁民众要彻底改变心态:“对任何人都怀有恶意,对所有人都要仁慈。”
治愈一段破裂的婚姻,与治愈一个破碎的国家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一段关系中总会有差异和分歧,但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并不是破坏关系的原因。这是我们将分歧转化为优势的方式。这不是我是对的/你是错的,而是我更好/你更次要,我是正义的/你是可悲的,我是善良的/你是卑鄙的。这是一种快速进攻的倾向,以一种宣扬自己道德优越感的方式。当马歇尔·麦克卢汉做出“道德愤慨,是一种用来赋予白痴尊严的技术”的评论时,他虽然很严厉,但并没有错。
重新承诺,往往意味着把自己的罪过摆到桌面上。忍耐,意味着承认犯下的错误,甚至承认制造的愤怒,但忍耐把愤怒置于爱的背景之下。忠诚,只是重复“我爱你”。令人惊讶的是,需要说“我爱你”这句话的频率是如此之高。在意见不合和危急时刻,这句话的威力,也是如此之大。
当谈到如何重新承诺时,专家们意见一致:不要指望婚姻中的重大分歧会有最终的解决方案。通过增加积极因素,来压倒消极因素。以5种爱的语言来埋葬负面的互动:肯定的话语、服务的行为、礼物、优质时光和肌肤之亲。
重新承诺是“我们今天下午能出去走走吗”,还有“你放松点儿,我来用吸尘器吸尘”。这是亚伯拉罕·约书亚·海舍尔所说的“行为的狂喜”的时候。你举行了一次成人礼,做了一件好事,然后又做了另一件事。每一件事,都创造了“光明的时刻,在这些时刻,我们被超越自我意愿的压倒一切的行为唤醒。这些时刻,充满了即将离开的喜悦、强烈的喜悦”。行为变化先于态度变化,并导致态度变化,这是一条古老的人性法则。如果你善待一个人,你就会变得善良,你就会珍惜他。性爱可以治愈婚姻中的很多伤口,或者至少为它们的愈合提供了一个开始。“婚姻的伦理是享乐主义的,而不是修道主义的。”索洛维奇克拉比写道。婚姻过于灵性,是危险的。
几年前,莉迪亚·内策写了一篇博客文章,名为“保持15年婚姻的15种方式”。文章给出了一些好的、现实的建议,可帮助我们一起渡过婚姻中的危险,比如:
生气就去睡觉。每个人都说,你不应该因为你的愤怒而让太阳落山,这太愚蠢了。你太累了,去睡觉。睡一觉吧。第二天早上醒来做煎饼。再看看这场争吵有没有那么严重。
要骄傲,要吹嘘。当众吹嘘你配偶的成就,并让他无意中听到你对他/她的吹嘘。
对他的母亲抱怨,而不是对自己的母亲抱怨。如果你向他的母亲抱怨他,他母亲会原谅他的;如果你向你自己的母亲抱怨他,你的母亲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相信你嫁/娶的那个人。让别人帮助你。相信他们会知道什么是对的。
保持忠诚。“你和你的配偶,就是一个由两个人组成的团队,”内策写道,“团队中不允许其他任何人存在,而且永远不会有其他人理解团队的规则……有时,她是聚光灯下的人;有时,你是聚光灯下的人。归根结底,起起落落,都无关紧要,因为团队是坚不可摧的。”
内策的建议,抓住了婚姻的另一个悖论——它是用曲木建造的神圣机构。当你处理零碎的事情时,没有完美主义的余地,只有感情的困惑。婚姻开始于狂想曲,结束于凑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再承诺的艺术-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junshi/100/5018.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