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我想转到最高层次的快乐——我称它为道德快乐。我认为这是最高形式的快乐,部分原因是这是一种即使是怀疑论者也无法解释的形式。怀疑论者可能会说,所有其他类型的过往快乐,都只是大脑中某种结构奇异的化学物质碰巧产生的奇异感觉。但是,道德快乐还有一个额外的特点:它可以成为永久性的快乐。有些人过着一天接一天的快乐生活。他们的日常行动,与他们的最终承诺保持一致。他们已经奉献了自己,且全心全意。他们很感激自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们内在的光芒在闪耀。

 

教皇方济各似乎拥有这种快乐。据说,图图主教和保罗·法默医生拥有这种快乐。哈莱姆儿童地带的创始人杰弗里·卡纳达和伟大的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也拥有这种快乐。
这种道德快乐,可能始于社会心理学家所说的“道德提升”。例如,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的一名研究助理采访了一位妇女。一个冬天的早上,她和她所在的教会的其他几个人一起在救世军做志愿者。一名志愿者主动提出,让他们中的一些人搭车回家。那天早上,雪下得很大。当他们的车经过一个居民区时,他们看到一位年长的女士拿着一把雪铲,在她的车道上铲雪。在下一个十字路口,后座上的一个人要求在那里下车。他们让他下车了,以为他的家就在附近。
但他并没有走进附近的任何房屋,而是走向那位女士,拿起她的铲子,开始铲雪。车里的一位女士,目睹了这一切。她回忆道:“我想跳下车去,拥抱这家伙。我想边唱边跑,或者边跳边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而已。我很想赞美别人,或者写一首优美的诗或情歌,或者像个孩子一样在雪地里玩耍,把他的事迹告诉每一个人……我的精神无比振奋。我高兴、快乐、微笑、精力充沛。我回到家后,对我的室友们滔滔不绝,他们无不为之动容。”正如海特所指出的那样,道德升华的强大时刻,似乎会按下精神上的复位按钮,消除愤世嫉俗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希望、爱和道德鼓舞的感觉。这些道德升华的时刻,令人精力充沛。人们觉得自己有强烈的动力去行善,去行动,去尝试,去牺牲,去助人。
当人们把慷慨视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时,他们就会重塑自己。有趣的是,你的个性、你的本质,并不像你的腿骨的数量那样基本上是永久性的。你的本质是多变的,就像你的思想一样。你采取的每一项行动、你的每一个想法都会改变你,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让你变得更高尚或更堕落。如果你做了一系列好事,以他人为中心的习惯就会逐渐融入你的生活,以后做好事就变得更容易了。如果你对某人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道德快乐-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junshi/100/4975.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