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极端个人主义的蔓延,让布鲁克斯感到危机重重。那么,如何才能扭转这种社会风气,建立一个更有温度、更能相互依存的社会呢?或者说,人们要怎样去攀登人生的“第二座山”呢?
 
布鲁克斯强调,首先,人应该倾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明白自己真实的渴求,而非随波逐流;其次,人应该注重心灵和灵魂的成长,承担道德责任;最后,人应该重视承诺的作用,承诺可能是对一个人、一项事业或者一种信仰,因为有承诺,所以一个人愿意为之奉献。
 
接着,他从职业、婚姻、哲学与信仰、社区四个维度进行了详细阐述,告诉我们应该如何攀登第二座山。为什么选这四个维度呢?因为它们恰好囊括了人生中最主要的几个主题,即家庭、事业、生活和信仰。因为篇幅有限,我在这里主要讲职业和社区两个维度,如果你对另外两个维度也有兴趣,可以读读原著。
 
我们先来看职业的维度。作为一个作家,他是从写作这项职业切入的,他介绍了著名反乌托邦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写作经历。奥威尔说,自己的写作有四个基本动机:一是纯粹的利己主义,他想让自己看起来很聪明,想要满足被人议论的欲望;二是审美热情,他能从遣词造句中获得乐趣;三是“历史冲动”,也就是对理解的渴望,想要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找出事情的真相;四是政治目的,他想把世界推向某个方向,改变人们关于应该建设何种社会的想法。
 
为了成为一名作家,奥威尔做了三件事:首先是到穷人中间去生活,他是一个左翼人士,同情底层人群,但他认为他的社会党同僚与他们所宣称要去解放的穷人,并没有太多直接联系,因此,在他的写作生涯开始时,就选择一个村一个村地徒步旅行,与底层人群生活在一起;然后,他试图创造一种新的写作方式,把非虚构作品变成一种文学形式,最终成为用寓言来表达政治观点的大师;最后,为了完成他的使命,他还在1930年代的西班牙内战中,与无政府主义者并肩作战,他学会了不带幻想地看待现实。他因此成为一位了不起的作家。
 
此外,布鲁克斯还举了博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和物理学家爱因斯坦的例子。威尔逊从小就被各种各样的动物吸引,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立志要成为一名博物学家,但有一次他钓到一条针鱼,因为大意,他被针鱼刺穿了右眼,从此右眼失明。他无法再研究鸟类,因为观察鸟类需要立体视觉,他不得不研究一些小的东西,比如蚂蚁。此后,他凭借着无与伦比的热情,在博物学道路上取得了伟大的成就。
 
爱因斯坦之所以走上科学家的道路,同样是受到好奇心的驱使。他四五岁的时候,看到指南针的磁针在磁场的作用下来回摆动,不禁吓得发抖,这让他想到事物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些深层次的东西,于是他开始痴迷于研究隐藏的力量,包括磁场、重力、惯性、加速度,此后如愿成为一名物理学家。
 
布鲁克斯认为,奥威尔、威尔逊和爱因斯坦的例子,都说明职业的选择应该遵循内心,要去审视自己的生活,找到自己真正爱的是什么,是什么让你的灵魂感到振奋。你需要听从使命的召唤,因为它关乎你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是需要你做一辈子的事情。只有这样你才会为它全力付出,为它忍受各种痛苦,把它做到极致,同时也才有可能为社会贡献超额的价值。
 
所以,你看,事业有两方面的价值,一方面是为个人的生命找到意义,另一方面是为社会贡献价值。然而,现实中很多人在选择工作时,更看重的是钱多不多、工作轻不轻松、离家近不近,对他们而言,工作仅仅是一种谋生的手段。那些攀登第二座山的人,是不会这样去考虑问题的。
 
我们再来看一下社区的维度。前面讲到,在一个极端个人主义占主导的社会,社区邻里之间的关系是冷漠的。可能你在一个小区住了很多年,都不知道隔壁住的是什么人,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却还是跟陌生人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这种个人主义价值观认为,每个人要做的是“实现自我”,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你想干什么是你自己的事,只要不打扰、不伤害别人就行。
 
人们强调精神的自由和独立,强调个人才是自己生活的主体,“他人即地狱”。个人从各种束缚中走出来,不是做国家的人,不是做公司的人,不是做父母的好孩子或者老师的好学生,而是做我自己,你们谁也别想定义我,谁也别想规定我该如何做,我要自由发展。
 
这种个人的解放当然有其进步意义,但社会的冷漠、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也由此形成。过去,社区邻里之间都很熟悉,大家会相互帮忙、相互分享,邻居的孩子大家会一起帮忙照看,遇到突发情况大家会齐心协力去解决,社区是一个仅次于家庭的、给人温暖的地方。但是,现在情况变了。
 
布鲁克斯认为,发生转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和市场接管了以前的社区服务项目。现在坏人有警察管,小孩有学校管,搬家有搬家公司,生病了直接去医院,一切都有正规的服务,人们对社区的依附性和归属感减弱,独立性大大增强,每个人都好像过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过去丰富多彩的社区生活不见了。
 
那么,要如何恢复社区的活力和温度呢?布鲁克斯认为,这需要依靠生活在第二座山上的人的力量。这些人热心为他人、为社区服务,他们把建立邻里关系置于生活的中心,通过各种方式重建社区的纽带,让人们彼此信任,用亲密的联系取代冷漠的距离。
 
还记得前面提到的“编织:社会结构”项目吗?布鲁克斯花了很多时间,与这些致力于社区建设的人和机构交流,他们通过营建一些公共场所、举办聚会或者社区活动把人们聚集到一起。比如,一个叫做“脉络”的社区组织,成功地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生成为社区服务的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提供特殊的专业知识,比如法律援助、高考辅导、心理咨询等等。后来它发展成为一个囊括四百多名学生和一千名志愿者的关系网,帮助人们建立更有温度的社区生活。
 
起初,当地社区居民对这些陌生的志愿者也是冷漠的,但他们不停地出现在社区里,慢慢地就建立了信任感。正如“脉络”组织的创始人所说,“在生活中,无条件的爱是非常罕见的。即使你被某人拒绝了,但当你不断在他们面前出现,就会带来身份的改变。”
 
结语
 
英国作家T.S.艾略特曾说,现代政治活动的主要错觉,是相信可以建立一种完美的制度,但其中的人不必是好人。这种“制度万能论”很有市场,我们也确实需要在制度和法律层面提高治理水平,但它忽略了人的需求和力量。如果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善良、关怀或忠诚,社会就会变成野蛮生长的丛林,市场和国家就会崩溃,个人也就无法获得幸福。
 
在书的最后,布鲁克斯提倡一种“关系主义”。关系主义是介于极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之间的路线,它既不让人与人相互脱节,陷入孤立无援、各自为阵的绝境,也不让人被集体所捆绑,成为“没有个性的人”。
 
人生,不应该是一次孤独的旅行。我们渴望亲密关系,人可以在各种社会关系中得到滋养,社会也需要人与人之间强有力的连接。我们不应该只是追求私欲,用单一的功利标准来指引人生,而应该去致力于一些比我们自身更大的事业,攀登人生的第二座山。布鲁克斯说,不论是在家庭、事业,还是邻里生活中,关系主义者的终极信仰,是我们每个人可以自我成长、自我完善,但在最深的层面我们又是团结在一起的。
 
攀登第二座山,是为了获得一种更真实永恒的快乐,也是为了建设一个互信、互惠、互相依存的美好社会,这样的社会让人依恋,又充满活力。攀登第二座山,不应该只是漂亮的说辞,而应该成为我们终身践行的价值。
 
撰稿、讲述:终生实践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部分及结语-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junshi/100/4970.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