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书

 

 
本书是布鲁克斯最新的著作。2013年,他结束了一段长达27年的婚姻,陷入了人生的低谷,此后几年,他大量阅读和研究,并关注那些热心于为社区服务的人,完成了这部全面反思人生意义的作品。
 
核心内容
 
书中创造了“双峰模式”和“第二座山”的概念模型,用来解释不同的人生层次,提出人应该摒弃过于自我的生活方式,过一种更有利他精神的生活,并从职业、婚姻、哲学与信仰、社区四个维度给出了具体的解决方案,告诉我们如何过一种能够拥有永恒快乐的道德生活。
IMG_20210110_154109.jpg
点击查看大图,保存到手机,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前言
 
你好,欢迎每天阅读📖本书,我是终生实践者。今天要为你解读的书叫《第二座山》,它还有一个副标题,The quest for a moral life,直译过来是“对道德生活的探索”,中文版里把它译作“为生命找到意义”。
 
我们知道,“道德生活”和“生命意义”,是两个最古老、也最根本的哲学命题,是所有哲学家在对人生和世界进行阐释的时候,需要首先回应的问题。它关乎我们要过一种怎样的人生,要奉行一套怎样的道德律令。当然,不光是哲学家要去思考这两个问题,我们每个普通人也都会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不自觉地去追问生命意义的问题,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人为什么而活着?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最著名的莫过于英国哲学家罗素的名言:“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这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感情支配着我的一生。”罗素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我们普通人或许达不到他的境界,但至少可以从他的这句话里受到一点启发,那就是,甭管我们的人生追求是什么,这些追求都会成为支配我们人生行动的一种指引。思想指引行动,而行动造就命运。
 
那么,这本宣称要“为生命找到意义”的《第二座山》,它又有何独特之处呢?
 
我们不妨先了解一下它的作者,它的作者戴维·布鲁克斯,是美国《纽约时报》一位人气很高的专栏作家,受到很多美国精英群体的推崇。他此前的《社会动物》和《品格之路》在得到听书栏目都有过解读,在那两本书里,他谈论的主题是人的成就与性格、品格和道德的关系,从行文中,你能看到他的意气风发和信心满满。
 
但就在写完《品格之路》之后,他陷入了人生中最动荡的一段岁月。他和妻子长达27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他搬了家,他的两个孩子也要离开他去上大学,一个原本美好的家庭变得四分五裂。他陷入了痛苦、羞耻和孤独,而当他想去朋友那里寻找安慰,却发现连一个可以诉苦的朋友都没有,因为长期以来,他为了事业上的成功,对身边的人总是冷漠、疏忽、缺乏同理心,逃避在各种人际关系中应该承担的责任。
 
面对突如其来的挫折,他开始重新反思自己的人生。他发现,自己最大的问题是陷入了一种极端个人主义,他曾经坚定地认为,只要通过个人努力,就能塑造良好的品格,进而取得不错的人生成就,品格的塑造就像健身一样,是可以独自完成的。但是,深陷在孤立无援的人生低谷,他发现以往的认识存在误区,他意识到,“当前在我们文化中猖獗的个人主义堪称灾难,片面强调自我成功、自我完善和个人自由,就是一场灾难。”
 
他在书里把人生比作登山,第一座山是为了获取个人成就,为了外在的名利和享乐;而第二座山则是关于奉献的,它强调摆脱自我、舍弃自我,因受到某种召唤,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不过,攀登第二座山的人并不反感世俗的快乐,他们也可以喜欢美食或美景,但他们在追求道德快乐的过程中,已经超越了世俗之乐,“他们的生活在向着某种终极的善靠拢”。
 
今天的音频,我将沿用“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的经典思路,分三个部分来为你解读这本书:首先,什么是人生的第二座山?其次,人为什么需要攀登第二座山?最后,要如何攀登第二座山?
 
第一部分
 
将人生比作登山,是个常见的比喻。比如,马克思曾说:“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只有沿着陡峭山路不断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峰。”
 
又比如,在希腊神话里,西西弗斯因触怒了众神而受到惩罚,被要求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每当推到山顶,巨石又会滚落下来,前功尽弃,西西弗斯不断重复着这桩苦役,永无止境。后来,西西弗斯的故事经过法国作家加缪的阐释,成为存在主义的经典案例——推巨石上山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徒劳,但因为人在这个过程中的付出和对抗,而给它赋予了意义。加缪说:“迈向高处的挣扎足够填充一个人的心灵,人们应当想象西西弗斯是快乐的。”
 
布鲁克斯也强调快乐,他还为快乐分了好几个层次,包括身体上的快乐、情感快乐、精神快乐等等,但他认为最高层次的“真正的快乐”是道德快乐,其他快乐都是短暂的体验,只有道德快乐是永恒的。他指出,教皇方济各、图图主教、救世军的志愿者,可能都拥有这种快乐。他们在“道德升华”的强大时刻,消除了愤世嫉俗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希望、爱和道德鼓舞。那些道德升华的时刻,会令人精力充沛,让人觉得自己有强烈的动力去行善,去牺牲,去行动,去帮助他人。
 
他的“登山理论”也就由此诞生了。因为快乐的层次不同,所以人生追求的层次也有所不同。他提出人生存在一种“双峰模式”:刚走出校园,人们会开始各自的职业生涯或组建家庭,确立他们要攀登的第一座山,比如,要成为一名警察、一名律师、一名医生等等。在第一座山上的使命是建立身份、离开父母、培养自己,取得社会文化所认可的成功,比如拥有体面的工作、漂亮的房子、舒适的生活,然后拓展自己的社交圈,努力在世界上留下印记。
 
有些人在登上第一座山以后,尝到了成功的滋味,但发现这并不令人满意。他们会心存疑惑,“就只是这些吗?”他们会觉得,前面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而不是陷入功成名就后的虚空状态。还有的人连第一座山都没有爬上,而是在半山腰就摔了下来,跌入了人生的谷底,然后在痛苦、失望和孤独中挣扎,或者萎靡不振,或者怨天尤人,没完没了地发脾气。
 
布鲁克斯认为,无论攀登第一座山的过程是否顺利,人们都可能会在某些时刻感到对人生的不满足,这时候也就有了第二座山。
 
比如,一些成功的企业家或者娱乐明星,他们已经有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身价的增长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游戏,不再能激发他们的兴趣。这样的人,他们可能会选择投身公益慈善或者文化教育事业,去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比如,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建立的基金会,一直致力于消除贫穷、减少传染性疾病、改善妇女和儿童的生存状况,他们是在攀登完人生的第一座山以后,再攀登第二座山。
 
那是不是只有顺利登上第一座山的人,才有资格攀登第二座山呢?
 
其实不是,有的人从来都没有登顶过第一座山,他们从半山腰摔到了山谷,但山谷反而成为造就他们的地方。他们在痛苦中看到了更深层次的自我,察觉到内心深处的爱的本能,渴望去超越自我、关心他人,从而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他们受到某种感召,想要投身于道德事业,过一种道德生活,因为他们看见了比个人幸福更大的福祉。
 
比如,你可能听说过,某个人得了一场大病,或者发生了一场差点丧命的车祸,他在病床上重新思考人生,认为自己如果就这么走了的话,实在太不值得了。他在痊愈之后,发愿选择去做志愿者、做支教老师、做社区义工,或者为他人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医疗服务等等,他选择投身一项比自身更大的事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那句“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
 
其实,包括布鲁克斯自己,也是在遭受人生挫折之后,才明白有更重要的第二座山等待自己去翻越。他通过大量的阅读和思考,想到要写出这部《第二座山》,以弥补此前著作中的不足。同时,他还启动了一个名为“编织:社会结构”的项目,这个项目旨在让人们关注那些正在做社区建设和关系修复的基层工作人员。在这项研究中,他发现,自己几乎每天都被那些热心为社区服务的人感染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前言及第一部分-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junshi/100/4968.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