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座山:千金一诺-two The Second Mountain

咱们继续讲解布鲁克斯的《第二座山》这本书。这一节说的是攀登第二座山的方法。上一节很多读者问是不是一定要先攀登第一座山再攀登第二座山,其实不是的。第二座山没有多少先决条件。有的人受家庭教育影响,一出道就是以第二座山为目标,也有很多人同时攀登两座山,这两座山并不矛盾。

 

不过布鲁克斯调研发现,人们走上攀登第二座山的道路,的确有一些共同的规律。选择第二座山之前,人们通常会经历一段人生的低谷。

*

你肯定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一个人得了一场大病,他在病中重新思考人生,认为如果自己这一生就这么过了,实在太不值得了。痊愈之后,他立即选择投身一项比自身大的事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那个 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

 

有的人是经历了人生最大的不幸而做出改变。布鲁克斯认识一位女性,三个儿子被人在一天之内枪杀而死,她悲痛欲绝、终身再也回不到从前那种美好生活的状态了,她选择把余生投入到为他人服务之中。

 

有的人是目睹了一个什么事件,反思人生。鲁迅和托尔斯泰都是因为旁观了一场死刑的执行而走上新的人生道路。托尔斯泰原本已经是个非常上进的人,一心想要完善自我;鲁迅想的是去做个好医生。可是看到死刑,托尔斯泰就想,这个杀人的暴力做法肯定是不对的,你说什么理论它也不对,世人怎么是这样的呢?鲁迅看到的是被杀的就是中国人,而中国人居然在旁边看热闹玩,这都什么人?他们从此决心不再为自己,而是为了世人和国人写作。

 

也有的人是第一座山已经攀登成功了,接下来感觉没什么可追求的了,感到倦怠了 —— 这个状态有个专门的英文名词,叫做“acedia”。如果你发现自己对什么东西都没有热情了,你可能需要使命的召唤。

 

不管是什么原因,当一个人经历人生低谷的时候,一般的做法都是赶紧设法走出来。比如多跟亲友聚一聚、喝点酒、安慰安慰。但是布鲁克斯说,正确的做法,是看看这段经历能教给你什么。

 

古往今来仁人志士的道路,是从自己的痛苦中学到智慧,然后运用这个智慧去服务别人。你的第二座山就此开启。

 

那这个山应该怎么爬呢?这个方法是,你得提出一个“誓约”。

*

“誓约”的英文是“commitment”,一般翻译成“承诺”,我感觉这个词在现代汉语里用的不多。誓约的意思是你主动向别人提出,你要做到如何如何,然后你自己约束自己,拼命也要做到。

 

我们讲博弈论的时候说过承诺,那是一种可信的信号,能确保对方相信自己,而我们这么做本质上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们今天常用的工具叫做“合约”、或者更直白的说法叫“合同”,是通过外界力量约束自己。我们今天有时候也发誓,但是人们发誓就好像是签合同一样,誓言中常常会有“有违此誓天打雷劈”之类的狠话 —— 女主角听到这句话通常会制止男主角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但是制止总是发生在男主角说完之后。

 

可是在秦始皇让中国普遍实行郡县制之前,在那个分封制的年代,在国家权力不能领导一切的时候,中国人讲的承诺,是不需要附带什么违约责任的。因为承诺是自己对自己的约束,这样的约束最厉害。

 

李白说朱亥和侯嬴是“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人家一句“我答应了”就OK,根本无需再来一句“我要完不成任务你就把我如何如何”。曾子说君子都是“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都是看似轻松地承诺,然后用生命去捍卫。

 

乔治·R·R·马丁的《冰与火之歌》时代背景模拟分封制的欧洲,所以书中结婚有誓词、被封为骑士有誓词,生活状态的正式改变总是伴随着誓约。咱们先看一段骑士誓词 ——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最后并没有一句“如果违反上述约定,我的骑士资格就会被取消”,更没有“如果我失去骑士待遇,上述约定自动无效”。

 

誓约是无条件的。

 

为啥有人愿意自己束缚自己呢?

*

我们栏目前面刚讲解了萨波斯基的《行为》,你可能忍不住会琢磨“第二座山”的脑科学依据是什么。

第二座山的思维大约对应三个脑神经活动来源:

演化带给我们的渴望情绪、群居生活带给我们的道德设定,以及前额叶皮质的理性判断 —— 不过布鲁克斯没使用这些科学语言,他提出的三个更直白的名称:心、灵魂和大脑。

心,代表你的渴望。你渴望很多东西,但是归根结底,你最大的渴望,是“被爱” —— 正如阿德勒说人的幸福和烦恼的根源都是人际关系。而要想被爱,你就得做个“值得爱”的人,你就得爱别人。

 

灵魂代表道德。如果一个人只是一堆原子,为啥强暴女性是重罪呢?从物理学角度来说那个女性受到的伤害很小。因为人这堆原子涌现出了“意识”这个东西。人的意识总觉得各种事情都是有意义的。灵魂代表一个人的道德价值 —— 所以你不能侮辱他;灵魂还代表一个人的道德责任,所以他的一举一动,会受到别人的评判。

 

灵魂决定了你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事必须做。世界上没有一个文明会赞美那些从战场上逃跑的人和出卖朋友的人,灵魂具有普遍的意义。

 

最近我听说赵忠祥老师再次出山了,在淘宝卖祝福:你只要花两千块钱,赵老师就可以给你录一段祝福视频。按理说把声望变现没啥不对,可我总觉得别扭……也许就是因为两千块钱的祝福没有灵魂吧。

 

好,布鲁克斯说,心和灵魂在人的意识中的排位顺序,都在代表理性思维的大脑之上。有心,你的生活才有目的;有灵魂,你才知道什么对什么不对。

 

心的最高追求是爱,是自己与他人、或者与一项事业的融合。灵魂的要求是做正直的事。誓约就来自这里。

*

父母和子女之间,情侣之间,我们和朋友,人和事业之间,当你爱一个什么东西爱得特别深的时候,你会想要把自己生命的某一部分拿出来,无条件地奉献给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给他。你就提出了一个承诺。

 

我们考虑自己的时候,总想让自由度和独立性最大化,尽可能地保留选项,让自己永远都有选择权。但是当我们考虑他人,考虑自己和别人的关系的时候,一旦建立了誓约关系,你就是在取消选项,让自己依赖他人。

 

誓约是不求回报的许诺。父母对孩子就是这样的,任何时候孩子有事你就得管,生孩子给你带来了无穷的责任和义务,可是没有对等的权利 —— 可是我们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后悔生孩子。

 

婚姻也是这样。两个人互相喜欢那就一起生活呗?为啥非得弄个结婚程序呢?将来万一不喜欢了分开岂不麻烦吗?爱到一定深度,你就想弄个这么正式的承诺。

 

学习和工作也是这样。你喜欢读书就读书,为啥非得读个学位呢?这些都是对自己的约束。誓约是哪怕我将来某个时刻觉得这不好玩了,我也不能放弃。

 

戴荃的《悟空》这首歌里有两句说「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我入了这个门就不管发生什么也不能反悔了。这就是誓约。

 

誓约可能会带给你痛苦。但是誓约也会带给你好处。

*

布鲁克斯说,誓约给了我们身份认同。别人问你是什么人,你能回答说我是一个喜欢吃爆米花的人吗?你可以说你是做什么事业的人,你是谁谁的丈夫或者妻子,你是一个信仰什么东西的人,你是哪个组织的人。

 

建立了誓约,你生活才是连贯和自洽的。我是作家不是因为我擅长写栏目,而是因为我必须写栏目。

 

誓约给了我们目标感。布鲁克斯引用盖勒普 2007 年的调查,说世界上认为人生有意义的人口比例最小的国家是荷兰,因为他们日子太好了人们不知道还有什么可奋斗的;而认为人生有意义的人口比例最大的国家是西非的利比里亚 —— 那里的人必须苦苦挣扎,他们对彼此有强烈的责任感。

 

誓约让我们得到更高级的自由。可以*不做*什么的自由 —— 比如“免于恐惧的自由” —— 是低层次的。你什么都可以不做,那你做啥呢?能去*做*什么的自由,是高级的自由。

 

你想表演钢琴,可是你没有那个水平,那你就没有那个自由。想要表演钢琴的自由,你必须首先限制自己的行动,逼着自己在该练琴的时候只能练琴才行。

 

自由不是没有限制,而是选择正确的限制。

 

誓约还能让我们建立品格。现在一提“品格”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自律、自控、坚毅力这些跟工作相关的东西,可是别忘了品格更是道德的要求。真正高贵的品格不是吃饭时候遵守礼节那个自控力,而是仁义礼智信那些自古以来就被人推崇的东西。

 

建立和遵守一个誓约,你就能在攀登第二座山的过程中,慢慢改变自己。誓约总是你对一个别的东西建立的。布鲁克斯说最重要的誓约有四个,分别是使命、婚姻、哲学信仰和社区,咱们一个一个说。

*

最后我们听一段《冰与火之歌》里守夜人的誓词,每当听到这个誓词都热血沸腾。

你想想,如果你有一个这样的誓约,你是变得更卑微了,还是更强大了呢? ——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您看此文用        秒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座山:千金一诺-two-岚昕文学网》https://axcxa.com/junshi/100/1682.html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