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查看原文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ip:183.230.42.*
2019-03-03 21:39:47 发表
简装,带腰封,腰封上印着电影宣传,囧。
前边是几张彩页,纸还可以,印得也还行。
正文纸是很一般、比较薄的纸,反面的字画都会透过来,参看相片。图画的色调是棕红色的,印得么,作为典藏本的话太不够清晰,是一般的儿童读物水平。
图画尺寸多种多样,位置调得都比较准,都有一句话提示,这个还是不错的。
画风,见人见智吧。参见图片。
总结:
这个本子的图画比较多,又是以前没有看过的,也不贵,可以收一本。但是,不要期望太高。绝对不像出版社标榜的,是什么典藏本。图画印制水平不高,纸太薄,就是一本一般的书。
失落房间中的爱丽丝
“失落房间中的爱丽丝”这个题目,只是我将最近看的一部“童话”《爱丽丝漫游奇镜》与一部“电影”《失落的房间》结合起来玩的文字游戏。正如李欣频等人的文案一样,打破常规玩的文字组合而已。
之所以“童话”“电影”均加上引号,主要出自个人对《爱丽丝漫游奇镜》和《失落的房间》无法归类。《爱丽丝漫游奇镜》在之前的论文中已经多次提过,这是一部渗着逻辑,宗教,哲学,神学,神话,寓言式的“童话故事”,在读的过程中我一次次眉头紧蹙,表示没读懂。如果非要归类,我更愿意称之为“成人童话”。而《失落的房间》用“电影”表示,主要是片长原因,我更喜欢称这部只有6集的电视剧为电影。
这里文字游戏的玩法便是事物的陌生化处理。这可以看出事物的陌生化处理的好玩之处,把“童话”变成了“非童话”,把“电视剧”变成“电影”。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一种陌生化带来的美感,正如法国诗人洛特雷阿蒙所说的:美便是“缝纫机和雨伞在手术台上偶然相遇”。超现实画家达利和导演布努埃尔合作的的天才之作《一条安达鲁狗》中,婴儿服穿在骑车的成人身上,蚂蚁从男人手掌中爬出,同样也有这样的美学逻辑。
打破物的规则和所属体系,给物品以陌生化处理,这将会产生有趣的东西。
《爱丽丝漫游奇镜》的成功或者说最吸引人的地方便来于此。“
“你记得最清楚的是什么事情?”爱丽丝壮着胆子问道。
“啊,当然是发生在三个星期之后的事情,”王后不经意地回答道,“比方说吧,现在,”她往手指上贴了一大块胶布,接着说道,“国王的信使正在监狱里服刑,对他的审判要在下个星期三才开始,当然啦,他的罪是最后才犯下的。”
“要是他根本就没有犯罪呢?”爱丽丝问道。
“那不就更好了?”王后边说,边把那块胶布缠在手指上。
这里打破时间的传统认知,书中白旗王后”几个星期二连在一起过“冬天为了取暖,把 ”五个晚上连在一起过完“也是这种逻辑。
“生活在过去!”爱丽丝惊愕地重复道,“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
不论是常识,日常逻辑,人与物的关系在《爱丽丝漫游奇镜》中统统被打破,于是产生出看似荒诞的情节,好笑的逻辑和五花八门的人物和动物。能指和所指一旦分离,有趣的东西即将诞生。(因此爱丽丝的设定可以无限延伸,可以说是绝对伏特加式的大创意,有机会可以不妨续写,当然需要一定的想象力和对规则的破坏能力以及超强的逻辑能力,刘易斯本职可是一位数学家、逻辑学家)
至于爱丽丝的梦的解析则是这部书的宏观主题,难怪《黑客帝国》尼奥从镜子中进入真实世界,以及”follow the rabbit“。
《失落的房间》便也是这样的一部好看的悬疑大片,钥匙不再是钥匙,而是穿越时空的道具,笔不是用来写字的,点在人身上可以像微波炉一样把人“叮”熟;梳子可以让时间静止,手表能让鸡蛋变熟...... 鲍德里亚的”能指的漂浮“在这部片子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回复  支持[5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ip:183.230.42.*
2019-03-03 21:38:37 发表
The Dream Child Haunts Still                             
              Only if I can embrace the world,
         What does it matter if I embrace it awkwardly?                                                                       ----Albert Camus
      What is the season when I first came upon Alice? Mostly it was the same golden summer afternoon as when Lewis Carroll and the “cruel Three” drifted upon the gleaming water, and gave birth to the wreath of fairy-tale that never withers.
      Could it really be called “fairy-tale”? Sure I don’t mean that fairy-tales cannot be as subtle and full of wonderful witticism as the Alice story. And sure there’re bunches of fairy-tales that seem perfectly structured and a thousand times more logical than is—Alice’s charm lies in its illogicality. Common sense? Step aside. There comes the kingdom where common nonsense rules. Principles and regulations? Spare them. In the face of those birds and beasts so excellent in wordplay and turning and twisting of mind, your logics will only cause humiliation. So better yield to the rhythm and pace of the dream, where you may wake, yet not knowing if you’re returning to the reality or stepping into another dream, and brace for the bizarre that comes rushing into your eyes with each shift of scene.
      Of course, I read the Alice story in Chinese as a child, and very likely in abbreviation. A terrible loss it is that I missed the pleasure provided by its numerous puns and jokes. Even so, the fragrance lingers on my mind ever since, like honeysuckles blossoming under the serene March sun. How was I thrilled by those queer characters! Here on the bough sits the Cheshire Cat, so lovable and considerate as to appear and vanish little by little after Alice’s protestation, giving the eerie image of a grin without the cat. ( And you should see that spooky grin illustrated by John Tenniel!) Here on the rock crouches the Mock Turtle, whose sad depiction of his education made me laugh really hard, while relishing the subtle satire hidden in the tone:
      “We called him Tortoise because he taught us,” said the Mock Turtle angrily. “Really you are very dull!”
      “Reeling and Writhing, of course, to begin with,” the Mock Turtle replied; “and then the different branches of Arithmetic—Ambition, Distraction, Uglification, and Derision.”
      “Mystery, ancient and modern, with Seaography: then Drawling—the Drawling –master was an old conger-eel, that used to come once a week; he taught us Drawling, Stretching, and Fainting in Coils.”
       And what else could you do but ungrudgingly give way to the great student when he claims that “they are called lessons” because “they lessen from day to day”?
      With “Off with his head!” we come upon the overbearing Queen of the Hearts who’s obsessed with executions that never really happen; with “It is a most provoking thing—“we meet that Humpty-Dumpty whose egg-shaped body never gives the least distinction between a neck and a waist. And there is the Walrus feasting upon oysters and shedding tears in Tweedledee and Tweedledum’s poem, followed by the White Knight who keeps his excellent balance by falling head-first off the horse in a different direction within every minute. You may agree that these are all the heroes and heroines of Ridicule, yet you couldn’t but admire their agility and cunnings in making all the nonsense sound perfectly reasonable, as is best amplified at the Mad Tea-Party. They don’t mean to be difficult—“Behold,” they say,” This is itness. Any thing otherwise just don’t make sense.” However, anything but the most skilled logic could ever have generated such a special and enchanting touch of illogicality
      The scenes provided in the Alice story appears quite similar with one’s subconscious state of mind, which gives the book a hue of what later became known as stream-of-consciousness. (I’m not sure if anyone has psychoanalyzed Alice with deliberate scalpels. I venture to guess there’re plenty of them.) Apparently, the first story is more dream-like, while the second one is more carefully plotted, yet losing some qualities which make the reader’s journey with Alice in Wonderland so personal and convincing.
    Queer it is that when I pick up the book as a young adult now, I should smell and sense of something so nostalgic, something that caresses and invokes blissful response from the very bottom of my heart. It is as if I’ve really gone through the same dilemma which traps Alice—the same growing pain, the same throbbing ambition to try my wings in a great and somehow exotic world, yet feeling insecure even about my own size—When Alice was eventually able to gain some control of her ever-swelling-or-shrinking body, the tribulation is by no means ending: There she goes, confronting all kinds of unorthodoxy that seem so trying to her mind and intellect, that even threaten to shake the very root of her mental existence—There’re peoples and creatures assuming that she knows all those weird logics and bullying her whenever she shows a hint of difference( which is regarded by them as ignorance) from their axioms, and constantly make her feel being caught in a contradictory condition where she is a grown-up physically, yet doesn’t know nothing about life and being.
      Luckily, confident and well-balanced as our Alice is, she’s not that ready to comply. There she waits in patience, but not without trying to make sense out of whatever has to occur; there she hearsays with understanding, but not without pointing out the absurdity and professing her own stand. Besides, the journey isn’t without consolation. The quaint, wonderfully weird creatures Carroll has to offer in this dreamland are always awaiting somewhere, ready to leap in sight when you least expect it. The Rocking-horse-fly, Snapping-dragon-fly, bread-and-butter-fly, talking flowers and bowing leg of mutton…whose happy existence put our modern interpretation of “Live and let live” to sheer shadow. And those ballads! Never before has any children’s song exert such a magical power on me. All the rhymes I heard and recited through childhood are so filled with educational intention, that it never occurs to me that rhymes could keep nagging and lullabying about the everyday-ordinary things and still being so of taste. There’s no stop in the enchantment.
      So many have proclaimed to have found the political allegory, the parody of Victorian children’s literature, even a reflection of contemporary ecclesiastical history in the Alice story. Yet I’d rather view the Wonderland adventures dreamwise. Alice always reminds me of the all-familiar song learnt in elementary school:
           Row, row, row your boat,
            Gently down the steam;
            Merrily, merrily , merrily, merrily,
           Life is but a dream.
      So dream, dream as echoes fade and memories die, dream as Autumn frosts have slain July, as “happy summer days” gone by. The song that makes us quiver in tenderness will always linger on my lips, as we drift along the stream of life where floating feather dips. After all, as the Bantam version put it, Alice is perhaps no more then a dream, a fairy-tale about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growing up—or down, or all turned round—as seen through the expert eyes of a child.
      So why gouge and dig for something “profound” at the expense of a most enthralling voyage with the dream-child under the clear summer sky?
      Maybe Lewis Carroll himself knew it best, when he wrote down at the beginning of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We are but older child, dear,
fret to find our bed time near.”
Oct.2005
 
回复  支持[5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ip:183.230.42.*
2019-03-03 21:36:43 发表
荒诞的另一种可能
说起荒诞,你脑海中第一个蹦出的名字是什么?《等待戈多》、《局外人》或者《恋爱的犀牛》?我猜大概不会是《爱丽丝梦游奇境记》吧。不过,信不信有你,这部众所周知的儿童小说也拥有一个不容小觑的标签——十九世纪英国荒诞文学的高峰。
其实今天下午合上《爱丽丝》的时候,我并不打算写文章谈它。因为这本小书实在太好看太不解自明 ,额外的阐释于道奇森(刘易斯•卡罗尔是其笔名)风趣生动的文字本身实在多余得可怜。但既然意外地扯上了“荒诞”这个流行话题,不免厚着脸皮说两句。
确实,看过《爱丽丝》的人都不会否认,此书从人物、叙述、描写到对话,是一路荒诞到底:为不明所指的代词争吵不休的老鼠和鸭子;吐着烟圈,见人爱理不理,喜欢问“你是谁”的毛毛虫先生;没什么悲惨遭遇却整天哭哭啼啼的(假)甲鱼;当然还有永远开不完的疯狂茶会和先判决再审讯的法庭。不过,你也别先入为主地以为被这些无厘头东东烦得不知所措的爱丽丝就正常了,她可是在跌进黑洞的下落过程中琢磨怎么行屈膝礼,在对方讲故事之前先构思好蜗牛型韵文的人格分裂小强人——当真是荒诞到骨子里。
虽然荒诞至此,道奇森倒也不是完全信手胡诌的。那些茶会、槌球戏是当时英国司空见惯的社交活动,成天喊着要砍人头的皇后自然也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影射(其实女皇陛下还是此书的忠实读者呢)。说起来那个三姐妹吃糖的无厘头韵文(nonsense verses)的所指就是和道奇森交往最好的理德尔家的女孩子们(此书正是为小女儿爱丽丝所写)。正因为有根有源所以可亲可信,所以一出版即风靡全英,所以一百四十多年后能飘洋过海到我手里。(千万不要误解,我看的当然不是初版,如果是出版就能一睹约翰•坦尼尔闻名遐迩的几十张插图了。《温哥华日报》04年的这一版很吝啬地只给了一张插图,还是不得不给的,因为原文说了——“如果你不知道Gryphon是什么,请看下图”。)
可惜我们熟知的荒诞派文学没这么走运了。作者们一个个板着面孔,深刻而无趣。读者观众们只得面对文本挖空心思,似乎没有醍醐灌顶,心有戚戚就很没面子。像极了《皇帝的新装》里可怜的臣民。不过这些作家不怕并缺少读者,孤独忧郁的精英形象也许正式他们毕生追求的一部分。当然,他们对故事本身也不感兴趣,只热衷于探索人类的根本处境。于是那些压抑的舞台上上演的是一出出关于欺骗、绝望、麻木、放逐的生存受难。
道奇森呢,他很老实很没创意地顺着时间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他笔下的奇境落英缤纷,鲜花满地,充满各种各样古怪而可爱的生灵。匪夷所思的对话,不合逻辑的事件,"curiouser and couriser", but indeed enchanting. 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探讨故事背后的讽刺、疏离甚至阶级压迫。但善意的道奇森有他的原则:让爱思考的去思考吧,懒得思考的大可付之一笑。
其实要说文学成就,且看看爱丽丝意识流到海阔天空的自说自话;通篇第三人称视角洞悉人物内心时用括号夹入的令人捧腹的作者评语。可也别小觑了那些俯拾即是的无厘头韵文,不少都是戏访自知名童谣诗歌哦。够先锋够后现代吧?当然还有双关语、冷笑话和giddy, squeaking这些有趣的形容词等,不过这些就根植于更深的文学传统了。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好处在于在与它平衡的艺术:趣味性与深刻性之间的平衡;荒诞与真实之间的平衡。当故事纠缠于某个荒唐的细节时,道奇森能及时打住,把情节继续下去。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喜欢他的magic of nonsense.《绿野仙踪》的作者就曾反对人们把他的作品和《爱丽丝》相提并论,并指摘后者没有目的,纯属荒唐之作。不过我估计此君也很难欣赏王尔德的剧本吧,大概可视作有 congenital humour defect.
其实我之前没看过中文的翻译。据网上评论和我自己的推测,中文版应该不会太好,诸位感兴趣的还是找本原文看看吧,最好是有插图的。不过我不建议小朋友读,虽说是儿童文学,生词(古怪的词+作者生造的词)还是蛮多的。但是我自己一定会读给我家女儿听的,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因为音韵和谐读起来很顺口嘛,不读是很可惜的。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小孩,将来要小孩的可能性也不太大,就是有也不一定是女孩。如此说来也不一定能读给她听了。(此段话纯属uncommonly nonsense,仅为模仿《爱丽丝》而作,可忽略不计。)
总之说到底,我还是固执地以为,咱们二十世纪深刻的荒诞派文学巨匠们终究没有一个十九世纪口吃的数学讲师高明。
 
回复  支持[8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ip:183.230.42.*
2019-03-03 21:36:16 发表
Lewis Carroll是冷笑话王子!!!
不愧是牛津才子!除了奇幻的想象之外,爱丽丝系列中荒唐的逻辑、滑稽的对话充分体现出Lewis Carroll在语言、逻辑、数学等方面的造诣,字里行间透出“冷”的智慧,越读越有味!
摘抄一些段落与大家分享^ ^~
谐音:
Mock Turtle: When we were little, we went to school in the sea. The master was an old Turtle—we used to call him Tortoise—
Alice: Why did you call him Tortoise, if he wasn’t one?
Mock Turtle: We called him Tortoise because he taught us.
一词多义:
Alice: How many hours a day did you do lessons?
Mock Turtle: Ten hours the first day, nine the next, and so on.
Alice: What a curious plan!
Gryphon: That’s the reason they’re called lessons, because they lesson from day to day.
纯冷
Knight: Let me sing you a song to comfort you.
Alice: Is it very long?
Knight: It’s long. But it’s very, very beautiful. Everybody that hears me sing it—either it brings the tears into their eyes, or else—
Alice: Or else what?
Knight: Or else it doesn’t, you know.
荒诞逻辑:
Alice: Really you should have a lady’s maid!
Queen: I’m sure I’ll take you with pleasure! Two pence a week and jam every other day.
Alice: I don’t want you to hire me—and I don’t care for jam.
Queen: It’s very good jam.
Alice: Well, I don’t want any today, at any rate.
Queen: You couldn’t have it if you did want it. The rule is, jam tomorrow and jam yesterday—but never jam today.
Alice: It must come sometimes to “jam today”.
Queen: No, it can’t. It’s jam every other day: today isn’t any other day, you know.

White Queen: Can you do Addition? What’s one and one and one and one and one and one and one and one and one and one?
Alice: I don’t know. I lost count.
Red Queen: She can’t do Addition. Can you do Subtraction? Take nine from eight.
Alice: Nine from eight I can’t, you know, but—
White Queen: She can’t do Subtraction. Can you do Division? Divide a loaf by a knife—what’s the answer to that?
Alice: I suppose—
Red Queen: Bread-and-butter, of course. Try another Subtraction sum. Take a bone from a dog: what remains?
Alice: The bone wouldn’t remain, of course, if I took it—and the dog wouldn’t remain: it would come to bite me—and I’m sure I shouldn’t remain!
Red Queen: Then you think nothing would remain?
Alice: I think that’s the answer.
Red Queen: Wrong as usual. The dog’s temper would remain.
Alice: But I don’t see how—
Red Queen: Why, look here! The dog would lose its temper, wouldn’t it?
Alice: Perhaps it would.
Red Queen: Then if the dog went away, its temper would remain!
 
回复  支持[5反对[7]
本站网友 匿名 ip:183.230.42.*
2019-03-03 21:35:40 发表
奇境中的数学
转自2010.3.29
爱丽斯漫游奇境(中英双语插图本)
ISBN:978-7-5327-4981-2/I.2800
精装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一书非常有趣,充满各种幻想,但它的主旨并不清楚:到底是纯粹的不通,还是对维多利亚时期名人的嘲讽,是通过小孩的眼看成人的行为,还是作者恋童癖的转移?珍妮·伍尔芙在《路易·卡罗尔之谜》中为卡罗尔的性取向做了辩解,介绍了卡罗尔生活和写作的各个方面:他的童年和家庭(有十个兄弟),他在牛津的生活,他的宗教信仰和对超自然现象的迷恋,他的诗歌和故事创作。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最有意义之处是里面跟逻辑和语言有关的内容,反映了词语及其意义的不确定性。在审判爱丽丝时,皇帝嘀咕道:“重要-不重要-重要-不重要,好像他是在试验哪一个词听得顺嘴一点似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迈克尔·德达说:“只通过迪斯尼动画和蒂姆·伯顿的哥特式景观了解《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就是纵容视觉奇观压倒书中所反映的语义的复杂性和好玩的文字游戏。”
    《奇境记》中还有很多地方影射了当年的数学研究。该书刚出的时候,英国女皇维多利亚看了之后非常赞赏,命令人们记得把作者以后的著作送给她。结果下一部书送上去是一部又难又无味的代数学方程式论。牛津大学博士梅拉妮·贝利撰文说,自《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于1865年出版以来,人们一直认为书中的疯帽匠、柴郡猫等都是基于纯粹的想象。但奇境中发生的故事很可能也是有真实原型的。作者是牛津大学的数学老师,爱丽丝寻找花园的过程完全可以理解为对数学领域最新进展的讽刺。
    在19世纪中叶,数学正飞速朝着它今天的样子发展:一套描述事物之间概念上的联系的语言。卡罗尔认为,数学的新进展不合逻辑、不严谨。在《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他认为一些新的观念说不通。
    在第5章中,爱丽丝跟毛毛虫的对话中戏仿了德·摩根的几何学,他认为只要符合内在逻辑,所有的解法都是有效的,这就允许负数也有平方根,连德·摩根也认为这很荒唐。卡罗尔更是被这种宽松的推导激怒了。所以,毛毛虫坐在蘑菇上抽水烟,其含义是不知从哪里升起来的一种东西,迷惑了追随者的头脑,爱丽丝就受到这种几何的困扰,她本来想把自己变回原来的身高,但缩得太快,下巴碰到了她的脚。
    爱丽丝从一个受一般算术统治的世界到了一个她在9英尺和3英寸之间伸缩的世界。她一天里变了那么多次尺寸,都把她变糊涂了。但来自疯狂的符号几何世界的毛毛虫说这并不古怪,他让爱丽丝别发脾气。在卡罗尔的时代,“脾气”被理解为性质之间的比例,对爱丽丝所处的符合欧几里德几何的地上世界来说,重要的不是绝对长度,而是比例关系。但是在代数世界,这并不轻松。爱丽丝吃了一点蘑菇,迅速缩小,以致下巴跟脚压得太紧,都快没地方张开嘴再吃蘑菇把自己变大了。
    在第6章《胡椒厨房和猪孩子》中,卡罗尔戏仿了19世纪中叶从法国引进的影射几何的连续性原理。这一原理现在是拓扑学的重要内容,其内容是,一个形状可以完全和伸展成另一种形状,只要保持其基本的特点——圆形同时也是椭圆或抛物线(柴郡猫的笑脸)。把这一概念发展至极端的话,对圆形来说有效的,对婴儿也一样有效。因此,当爱丽丝把公爵夫人的小孩抱出去后,他变成了一头猪。柴郡猫说:“我本来料到他会这样的。”
    书中的帽匠和三月兔推崇哈密顿的数学。哈密顿认为加减法应该被理解为纯粹时间中的步骤。卡罗尔让帽匠、兔子和惰儿鼠围着桌子转着坐,反映的是哈密顿的四元数。在疯茶会上,时间是没到场的第四个人。帽匠对爱丽丝说他同时间吵了嘴,打那时起随便请他做什么,他都不肯。所以帽匠、三月兔和惰儿鼠被迫永远围着桌子转。当爱丽丝离开茶会时,他们正在把惰儿鼠装在茶壶里,这样他们就可以成为独立的一组数了,虽然这么做很疯狂,但至少可以自由地离开茶会了。
    斯坦福大学英语教授西斯·雷尔也赞成把《奇境记》解读为戏仿之作:“卡罗尔把世界看作是由表演者和演出组成的,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有很强的戏剧风格,跟维多利亚时期迷恋盛装和展示、迷恋外表之下不断变化的身体非常合拍。”
 
回复  支持[5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ip:183.230.42.*
2019-03-03 21:34:42 发表
奇境中的爱丽丝
第一次读《爱丽丝梦游奇境》(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一书,大概是上中学的时候。磕磕绊绊看下来的结果是:没看懂。
书上每一个字都认识,每一句话都知道在说什么,每个人物,他们在说什么、干什么,也都很清楚。但是加在一起,就是不懂。就其原因,这个故事的模式与以往所熟悉的儿童文学模式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整个故事就是一个小女孩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跳进了一个兔子洞。掉到了不知多深的“下面”,到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地方,遇到很多疯疯癫癫的人/物,经历了很多疯疯癫癫的事儿,最后在最疯狂的一件事中忽然醒来,发现原来是南柯一梦。
这到底叫什么嘛?
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历险记”,却好像也没什么“险”。总应该要经历一个一个“困难”,然后在一些是外高人/物的帮助指点之下解决困难通关,这才算历险记吧。更何况这种历险一点目的性都没有,即没有发现什么宝藏、也没有拯救什么人,甚至主人公也不是再找自己回家的路!
全书没有一条连贯的主线,从头到尾都是一大堆七零八碎、乱七八糟的片段。没有善良集团也没有恶势力--连好人坏人都不分,还能叫童话故事吗?
由于这种怪怪的感觉,后来很久都没再看这本书。多年以后,所留下的印象,也只剩下来爱丽丝、白兔柴郡猫和红桃皇后。对了,还有渡渡鸟和那场议会式赛跑。
后 来偶尔读到一点评述本书的文章,才知道,本书和它的续集《爱丽丝镜中奇遇》(Through the Looking-Glass)不仅在英国儿童文学史上地位卓著,而且在英国文学史上也是稳稳当当占一席,甚至于对英语本身都有贡献。本书被誉为“荒诞文学”的开山之作,更是“literary nonsense” 的最佳代表作之一。(之所以这么说,当然是因为书中众多的或原创或改编的诗歌/童谣。)
虽 然我至今为之没搞清楚到底什么是literary nonsense,但是就从查到的一点点资料看,这种文体在英语当中非常重要。它是英语世界早期民间文学(传说、诗歌、童谣等)和宗教政治讽喻文学的一种结合体。据说这种问题很搞笑--能看出来这一点大概需要比较好的英语水平才行。最关键的是:The effect of nonsense is often caused by an excess of meaning, rather than a lack of it.
从这一点出发来看,书中那些乍看之下不着四六的情节,其实都有影射的意思再其中。比如那端渡渡鸟带头的围成圈赛跑的情节就是讽刺英国的议会制度;黑桃园丁用红油漆漆白玫瑰则是影射英国历时百年的红白玫瑰之战;而红桃王后冲爱丽丝喊“砍掉她的头”则是沙翁笔下理查三世对黑斯廷斯勋爵大喊“砍掉他的头”的桥段,等等、等等。书中的人物,有一些是引用了英国知名童谣或儿童诗歌中的人物(例如续集中的叮当兄弟Tweedledee & Tweedledum和矮胖子Humpty Dumpty),还有一些是借用了当时的谚语、俗语(例如帽匠The Hatter、三月兔The March Hare、柴郡猫The Cheshire Cat)等。要看出这些不仅需要英语好,还得了解当时英国社会的宗教、历史、文化背景。真是需要好大学问呢!
后来,又稍微多看了点介绍性质的文字才知道,何止这些呢。本书中很多原创的文字和文学意向,已然成了后世的流行语。例如最著名的掉进兔子洞的情节,后世用来描述忽然进入一个神奇的境地。居然还被瘾君子们用来形容过“瘾”的过程。而柴郡猫的,没有猫的微笑(猫没了,笑还留着)则成了英语世界中的警句。
进一步读《爱丽丝镜中奇遇》,才发现,此书真是《爱丽丝梦游奇境》的镜子。两书中的故事主人公相同,却发生在对称的季节(夏和冬),对称的地点(户外和屋内),和对称的世界里(扑克牌的世界和国际象棋的世界)。与前集中主人公的体积不断变大变小向映衬,续集中主人公不时经历着时空的转换。而续集中,究竟是爱丽丝在红国王的梦中还是红国王在爱丽丝的梦中,简直就是庄周梦蝶的英国儿童版。

在这两本看似简单的儿童故事里,作者将许多数学、逻辑学的概念融入其中。相关内容太精彩了,现将一些与前集相关的列在此处,大家自己看吧:
    * In chapter 1, "Down the Rabbit-Hole", in the midst of shrinking, Alice waxes philosophic concerning what final size she will end up as, perhaps "going out altogether, like a candle."; this pondering reflects the concept of a limit.
    * In chapter 2, "The Pool of Tears", Alice tries to perform multiplication but produces some odd results: "Let me see: four times five is twelve, and four times six is thirteen, and four times seven is—oh dear! I shall never get to twenty at that rate!" This explores the representation of numbers using different bases and positional numeral systems (4 x 5 = 12 in base 18 notation; 4 x 6 = 13 in base 21 notation. 4 x 7 could be 14 in base 24 notation, following the sequence).
    * In chapter 5, "Advice from a Caterpillar", the Pigeon asserts that little girls are some kind of serpent, for both little girls and serpents eat eggs. This general concept of abstraction occurs widely in many fields of science; an example in mathematics of employing this reasoning would be in the substitution of variables.
    * In chapter 7, "A Mad Tea-Party", the March Hare, the Mad Hatter, and the Dormouse give several examples in which the semantic value of a sentence A is not the same value of the converse of A (for example, "Why, you might just as well say that 'I see what I eat' is the same thing as 'I eat what I see'!"); in logic and mathematics, this is discussing an inverse relationship.
    * Also in chapter 7, Alice ponders what it means when the changing of seats around the circular table places them back at the beginning. This is an observation of addition on a ring of the integers modulo N.
    * The Cheshire cat fades until it disappears entirely, leaving only its wide grin, suspended in the air, leading Alice to marvel and note that she has seen a cat without a grin, but never a grin without a cat. Deep abstraction of concepts (non-Euclidean geometry, abstract algebra, the beginnings of mathematical logic...) was taking over mathematics at the time Dodgson was writing. Dodgson's deline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at and grin can be taken to represent the very concept of mathematics and number itself. For example, instead of considering two or three apples, one may easily consider the concept of 'apple,' upon which the concepts of 'two' and 'three' may seem to depend. However, a far more sophisticated jump is to consider the concepts of 'two' and 'three' by themselves, just like a grin, originally seemingly dependent on the cat, separated conceptually from its physical object.
近来重读《爱丽丝梦游奇境》时倒是对第五章中的抽象概念,和第七章中A和非A的逻辑概念有所察觉,对柴郡猫和它的笑分离所指向的概念与实体分离的概念也似有所悟。但真是没想到爱丽丝自己随口说的几个一看就是胡说的乘法算式在相应的非十进制中都是成立的!真是太奇妙了,竟然可以如此的巧设机关!
也难怪如此,想想作者是什么人?时任牛津大学数学、逻辑学教授的查尔斯.道齐森(笔名刘易斯.卡洛尔)。26岁就已经成为牛津讲师了。据说维多利亚女王在看到《爱丽丝梦游奇境》后非常喜欢,告诉从人,以后只要是这个作者出版的书都要呈给她看。结果,不久她拿到了一部枯燥的线性数论。
表面看起来,《爱丽丝梦游奇境》和《爱丽丝镜中奇遇》都是跳脱精彩的故事。但它由绝不仅仅只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在离奇情节的下面,是趣味无穷的文字;之下是层出不穷的文学历史典故和对现实的讽咏;再向下是哲学层面的命题和思考;一直深入下去,最终进入到最抽象的人类学科--数学的领域。
这样的书,可以让读它的孩子哈哈大笑,可以让读它的成年人兴味无穷,也可以让读它的孩子在成长成大人的过程中和长大之后反复重读,不断获得新的发现!这才是经典童话可以成为经典的关键所在。
一路读来,又难免有点失落和悲哀。时至今日,还没有国人能够创作出这样的儿童文学作品。当然我绝不是指责我国的儿童文学创作者,他们生活在一片贫瘠的土地上,如何能播种出绚烂的奇葩?即便到了今天,绝大多数的国人仍然对儿童文学这一题材充满鄙夷。认为那不过是“哄孩子”的东西。如今的成年人,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讲故事,有几个会去读儿童文学作品?
电影Alice in Wonderland今日就在国内上映了,此片在北美是票房冠军。但还未进中国时,一众影评人就已经预言了它的票房辉煌无法在国内继续。想想也不奇怪,原本就是给孩子和女生看的电影嘛。最多妈妈跟着去。要是哪个爸爸,或者男朋友被迫跟了去,恐怕事先都要在放映厅里打瞌睡了。
当然,我并不是想说这部电影如何优秀。我也看了简介,知道它所讲述的不过是一个原著的”同人“故事罢了。但是,作为一个对于原著非常感兴趣的读者,我还是决定去看看这部电影,因为我想要看它如何演绎书中那一个个特色鲜明的人或动物,是不是在性格特征上保留了他们的精髓,已经如何重新组织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人们对于自己欣赏的文学作品大多有类似的想法。因此,名著改编片的成功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于它所依据的原著的追捧程度。即便是一部很烂的改编片,原著的读者在观后也会首先批评影片对于原著的背离,而不是执着在此片的视觉效果比XX片差多少如何如何。
想起《纳尼亚传奇》放映后一些”影评人 “的评论,连篇累牍抱怨视觉效果比指环王差出多远多远,顺便再抱怨一下情节简单幼稚,不如指环王飞龙怪兽血流成河来得过瘾。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看过原著一眼,而且也根本就不打算去看。因为那是”哄小孩儿“的东西。我们的民族,整体缺乏儿童文学的滋养,甚至许许多多靠笔吃饭的人连儿童文学是何物都并不真正理解。我们,与那些童话大国差距远矣。
 
回复  支持[4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ip:183.230.42.*
2019-03-03 21:33:50 发表
爱丽丝的好奇心之旅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有哪一个小孩子不曾相信世上真的有魔法,在我们软弱无助的时候拯救我们?可是当我们长大了,却沉痛的知道,世上并没有魔法”。对于孩子来说魔法和童话一样,因为纯真,因为相信,因为好奇心,一度成为我们不可替代的信仰。看着童话,相信魔法而长大的我们,却渐渐发现,那些精美的图书,甜美的童话,美好的梦想都在渴望长大的同时,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成长必然会以失去一些美妙而无形的东西作为代价。塞缪尔·约翰逊说:好奇心是智慧富有活力的最持久、最可靠的特征之一。此时此刻,你的“Believe”,你的好奇心,还剩下多少?我们来看看淘气而可爱的小女孩爱丽丝,因为好奇心而展开的奇境之旅吧!
故事讲述了:小女孩爱丽丝和姐姐在户外看书,因为书本没有插图和对话感到无聊而睡着。在梦中,她因为追逐一只穿着背心会看怀表的兔子掉进了兔子洞从而来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她忽大忽小,以至于有一次还掉进了因为自己眼泪而形成的池塘之中。在这个奇妙的世界里,她遇到了会说话的老鼠,鸟儿,毛毛虫。以及爱说教的公爵夫人、神秘莫测的柴郡猫、神话中的格里芬和假海龟,总是叫喊着要砍别人头的扑克牌女王和一群扑克牌士兵,莫名其妙的参加了一个为了庆祝“非生日”的疯狂茶会,一场古怪的槌球赛和一场审判,直到最后与女王发生冲突而醒来。发现自己依然躺在河边,姐姐正轻轻地拂去落在她脸上的几片树叶——也许梦里的扑克牌女王和士兵就是那几片树叶。
这本书一经出版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以神奇的幻想,风趣的幽默,昂然的诗情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孩子们,也使很多大人爱不释手,其中包括著名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和当时在位的维多利亚女王。目前这本书已经被翻译成至少125种语言,在全世界风行不衰。
书中充满了许多有趣的文字游戏、双关语、谜语、俚语,充满了机智,《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作者刘易斯·卡罗尔,是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摄影家和小说家,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才形成了他别具一格的创作风格。故事的主角爱丽丝是一个纯真可爱,充满了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女孩子。在她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那种只属于儿童的纯真。在人的成长过程中,这种儿童的纯真常常会遭到侵蚀。也许,爱丽丝所让人着迷的就是这样的一种特质。儿童可以在她的身上找到共鸣,而成人因为已经失去而感到弥足珍贵。
在当时的西欧,儿童故事都充满了说教色彩,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否则你会受到怎样的教训,已经形成了一种刻板的公式。比如说,小孩子不听话的时候,家人就会说:好好的,不然博亚姆就要来抓你了(一种躲在床下或者任何黑暗、恐怖的地方的神奇精灵)。所谓的童话故事,只是要告诉孩子们,你们要听话否则那些精灵和怪兽会把你抓走的。这样的童话,是哪一个孩子真正想要看的。也许吸引他们的只是:我一定得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我得弄清楚了,我怎么做才不会被抓走。《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原有的,已经令孩子失去了趣味的童话书模板。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中译者是有“汉语言学之父”之称的赵元任先生,他对这本书极度推崇,曾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是一部纯艺术的妙在“不通”的“笑话书”,是一部“哲学的和伦理学的参考书”。在《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译本的扉页上有两段题词,一是抄录孟子的名言:“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二是译者自己的一段话:“我译这书,‘致献’给一个鼓励我译它和鼓励我做无论什么书的人Y.R.”(Y.R.是指译者自己,赵元任先生)。
爱因斯坦说过:宁愿要一个充满了想象力的大脑,也不能要一个充满了垃圾的大脑。孩子的想象力是无穷的,而大人们的大脑,因为塞进去了太多的所谓知识,疲惫不堪,以至于想象力受到了极大的牵制。我们总是在合上书或者离开电影院的时候,会说:“大人们看懂了吗?他们是无法理解的。”“这怎么会是给小孩子的呢,他们怎么看得懂?”。孩子们怀疑的只是大人们的多疑,他们是什么都不会相信的。而大人们总是习惯性的用已经习惯理智思考的头脑去寻找现实的踪迹。
好奇心和相信在成长中,大多数的我们都会将它们兑换出去,好让我们变得理智且成熟。当某一天,你看到了一只穿着背心的兔子,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哦,亲爱的,哦,亲爱的,我太迟了。”还掏出了怀表。你会怎样?是愣在那里,用手擦半天眼睛,然后看着那片空地说:“哦,亲爱的,我说的什么废话呀!”还是一直看着那里,与可爱的爱丽丝一样追上前去?
或许,兔子先生,只是卡罗尔让我们这些已经逐渐长大,开始思量着手上的筹码是否值得去换取那些我们未知的,存有好奇心的成人世界的门票。对于不知道的,不了解的事物,我们都充满了好奇。
她发现桌上有一只小瓶。爱丽丝说:“这小瓶刚才确实不在这里。”瓶口上系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印着两个很漂亮的大字:“喝我”。

……
然而瓶子上没有“毒药”字样,所以爱丽丝冒险地尝了尝,感到非常好吃,它混合着樱桃馅饼、奶油蛋糕、菠萝、烤火鸡、牛奶糖、热奶油面包的味道。爱丽丝一口气就把一瓶喝光了。
爱丽丝的好奇和冒险也是与理智并存的,这是一种境界。就像电影《极地快车》里的男孩一样,在经历那次北极探险之后,他因为“Believe”在长大成年后依旧可以听到铃铛的声音。很多事情不会因为我们的不相信而不存在,只能说我们有没有看到,或是我们愿不愿选择相信。
这是一个荒诞的故事,如果按照严格的逻辑,这根本就是乱七八糟。可这是一个童话故事,并且是一个梦境,你能要求一个童话故事现实吗?就像你能要求你的梦境是合理的一样。余华说,我们现在唯一的现实,就是超现实。好了,这只是一个故事。童话故事。
“要喝酒吗?”三月兔热情地问。
爱丽丝扫视了一下桌上,除了茶,什么也没有。“我没看见酒啊!”她回答。
“根本就没酒嘛!”三月兔说。
“那你说喝酒就不太礼貌了。”爱丽丝气愤地说
“你没收到邀请就坐下来,也是不太礼貌的。”三月兔回敬她。
“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桌子,”爱丽丝说,“这可以坐下好多人呢?还不止三个!”
似乎,只有爱丽丝一个人是有逻辑的。就像一个清醒而理智的人闯进了一个人人虚伪带着面具而自得其乐的世界,说着揭穿他们面具的话刺痛了他们。可是这些已经麻木了的虚伪面具已经长在脸上的人却浑然不知。这样的人是不具备危害的,比起《镜花缘》中,被林之洋揭开面具的双面国的人安全系数多太多,不会在你掀开面具的那一刻张开血盆大口吓晕你。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是一本复杂的书,但凡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被誉为经典的作品,都不会只是一个简单的故事。我们可以当它是一本好看的历险童话,也可以是一本对社会现实的讽刺,还可以是一本我们对自身的反问。
兔子先生就像是《小王子》里面,只关心重要事情的大人,永远的匆匆忙忙;三月兔用自己麻木的方式狂欢般的永远过着“非生日”;柴郡猫大概是唯一一个能和爱丽丝正常对话的,看起来理智的家伙;扑克牌和国王在王后的胁迫之下粉饰太平。我们可以看到身边人的影子,也可以看到我们自己。在嘲笑他们的同时,也在自嘲。
柴郡猫说:当我们不知道要走哪一条路的时候,可以去选择任何一条路。只要走的很远,就可以到达一个地方。当失去了好奇心,失去了信仰,我们又能走多远?当我们不记的我们记得的事情,相信的事情,当世界忽然在我们懂得了一些,放弃了一些的时候变得荒唐可笑,我们本身又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是现实之中还是梦中奇境?
 
回复  支持[5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ip:183.230.42.*
2019-03-03 21:32:54 发表
意识流与精神分析的鼻祖之作,被国人误读百年的世界文学传奇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先生对《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成人解读与重新释义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是英国作家、数学家、逻辑学家查尔斯·路德维希·道奇森以笔名刘易斯·卡洛尔(Lewis Carroll)于一八六五年出版的一部儿童文学作品。在世界儿童文学名著中,它可能是最容易弄到手的一本,同时也可能是让人最感亲切、最具多义、最为奇特的一本。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名气并不在安徒生和格林童话之下。根据它的版本之多(近二百个版本),流传之广(一百二十多个国家),我们完全有理由称它为一本奇书,一个童话世界的顶级传奇。
刘易斯·卡洛尔,一八三二年一月出生于英国柴郡的一个牧师家庭,兄妹七人,他排行老三,有两个姐姐,四个妹妹。也就是说,他家除了他是儿子,其余全是女儿。一八九八年卒于萨里。卡洛尔是个生性腼腆,性格内向的人,但从小就喜欢奇思异想,尤其是对动物世界,其想象力超人。曾在牛津大学基督堂学院任教达三十年之久,业余爱好非常广泛,尤其喜爱儿童肖像摄影。他的第一本童书《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甫一出版,就引起了巨大轰动。一八七一年又推出了续篇《爱丽丝镜中奇遇记》,更是好评如潮。两部童书旋即风靡了整个世界,成为一代又一代孩子们乃至成人最喜爱的读物。至少在英语世界,人们公认它是一本最脍炙人口、最有趣、最充满想象与幻想的儿童故事。这些故事饱含谜语,密布难题,频出奇幻。它们娱乐的不仅仅是读者的眼睛,更可能挑战的是读者的心灵。对任何聪明的孩子而言,读这些故事会使他们回味无穷,会以某种方式暗示给他们一个交流与体验的崭新世界。对成人来说,它们同样是一部愉悦性极强的作品,由于充满了众多的悖论、矛盾和戏仿而变化多端,丰富多彩,趣味无穷。
刘易斯·卡洛尔因这两部童书被人们称为现代童话之父,因为他的两部《爱丽丝》与此前传统童话(包括《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充斥着杀戮和说教的风格迥然不同,从而奠定了怪诞、奇幻的现代童话基调。可以说是一部具有跨时代标杆意义的里程碑式著作。就主题、内容、语言风格、写作手法而言,它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不仅启示了二十世纪的现代文学,而且预告了二十世纪诸多的学术领域。避开十九世纪无数的模仿之作不谈,即使到了二十世纪,我们也能在众多文学和思想大家的作品中发现《爱丽丝》的原模与痕迹。比如在乔伊斯的《一个艺术家的肖像》和《尤利西斯》中,在卡夫卡的《变形记》和《审判》中,在艾略特的《荒原》和《燃烧的诺顿》中,在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中,在沈从文的《阿丽思中国游记》中……甚至在今天的电影(如《骇客帝国》)中也能找到《爱丽丝》的影子。有人认为,《爱丽丝》不仅预示了二十世纪的文学,而且预告了弗洛伊德时代的来临,因为《爱丽丝》中关于地下、洞穴、缩小、膨胀、颠倒、移情、梦幻、镜像的描述已经深涉了精神分析的主题。
我认为,《爱丽丝》自出版以来就不断再版,不断翻译,甚至被不断改编,改编成音乐、戏剧、电影,并且有不同的版本,不仅令儿童着迷,而且让成人喜爱,这肯定不是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其中自有之所以会如此的道理。遗憾的是在中国,人们一直把它作为一本纯粹的童书来理解与阅读,事实是成人喜读的仅在少数。国外的情况完全不同,与儿童相比,恐怕成人喜爱的程度更甚。其实,《爱丽丝》是一个丰富、多元、内涵深厚、可多重解读、多维引申的文本。对儿童来说,也许更多的是奇幻、有趣、纯真、意想不到的情节、轻快的节奏、美丽的韵律,但对成人来说,更多的可能就是隐喻、象征、存在的悖论、逻辑的纠缠,是哲学、神学、时代的影射、道德的批判、宗教的释义。所以,儿童与成人的所取是各有不同的。深谙英文的读者,不妨也去欣赏一下原文的节奏与韵律,从哲学与神学的层面去进行释义与引申。
实际上,《爱丽丝》中有许多精彩的描写与对话,其中不乏意义深长的警醒、反省、反讽、启示与澄明。即使从成人的角度来阅读,也是耐人琢磨,回味无穷的。我觉得,一部作品要能让人有兴趣读下去,就必须让读者感觉到作品的用意与引意和他生活的时代与环境有呼应与勾连,也就是说,要有某种对位,要引起当下的联想。在这方面,《爱丽丝》可以说是一种“万精油”,是一剂“广普药”,仿佛搁在哪里都有效,都管用。这也许就是《爱丽丝》之所以神奇美妙的关键所在。为了使中国的成人读者能更好地欣赏这部佳作,我们不妨试着对其中几个精彩的片段来进行一番别有洞天的解读,以期呈现《爱丽丝》深藏不露的寓意。
比如在书中,爱丽丝与白棋骑士有这样一段对话。
“你的脑袋朝下,怎么说起话来还跟没事一样?”爱丽丝问道。她把他拖出来,让他平躺在河岸上。
骑士听了她的问题觉得很诧异,问道:“身体处在什么位置有什么关系?我的脑子还不是一样思考吗?实际上,我头朝下时,思考才更敏捷,更能发明出新东西。”
细品起来,白棋骑士这段对话实际上有非常深刻的道理。他预先确定了理论理性的超然本质,这种本质不管身体如何错位都照样有效,照样理想地创造新东西。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只要这些新东西不放到实际运用中去检验就没有关系。理论理性肯定是人内在高贵性的标志,但必须受到人实际条件的影响。当白棋骑士所处的环境充满喜剧色彩时,他这种自信就会产生出某种滑稽,并且这种滑稽与一条鸿沟成正比,就是那条他熟练的抽象推理能力和将这种能力转化到实际处境时必然要招致失败之间的鸿沟。白棋骑士的处境是很诡吊的,因为他屁股朝上,头朝下倒栽在沟里。实际上,在沟里保持倒栽葱的形象是人类处境的一个类比,是对一切不切实际的乌托邦幻想家们的生动写照。
再比如,书中爱丽丝与特威达、特威迪兄弟的一段对话。
“你们说会不会下雨啊?”爱丽丝问道。
特威达张开一把大雨伞,遮住自己和他的兄弟,然后朝天上望了一眼,说:“我看不会,至少在这下面不会。绝对不会。”
“可是,在外面会不会下雨呢?”
“可能会,要是老天愿意,那就下吧,”特威迪说,“我们不反对。”
我们认为,如果说《爱丽丝》一书中隐含有什么历史哲学的话,那么这种哲学中的几乎所有荒唐都产生于一个事实,即书中的大部分角色(比如特威达、特威迪两兄弟)在他们自己的推理中都是完全符合逻辑的,但他们的理性从不考虑实际,也没能将它的落脚点放在常理中。因此当这部小说中的人物带着所谓的尊贵,在一种没有现实根基的虚无缥缈中以无比严肃的精确方式去进行推理时,所有的尊贵就变成了滑稽,愈是傲慢就愈是荒诞。他们是在讲理,但又无时无刻不在讲偏理。这段对话使我们想到了什么?想到发尘欲高烧的唯物人,想到信息屏蔽、信息管制的夜郎国,想到带着锁链跳芭蕾的舞蹈家,想到铁屋子里面吸白粉的自由主义者。只有当我们是特威达、特威迪时,我们才会懵懂不知,浑然不觉,但假设我们是爱丽丝,是卡洛尔,是情境之外的人,那我们肯定就会张开嘴,笑翻天。
又比如,书中爱丽丝与白棋王后的一段对话。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爱丽丝说,“这话太让人费解了!”
“生活在过去的效果就是这样,”王后和气地说,“最初总是让人晕头转向的……”
“生活在过去!”爱丽丝惊愕地重复道,“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
“……不过也有极大的优点,因为人的记忆可朝两个方向延伸。”
“可是我敢肯定,我的记忆只有一个方向,”爱丽丝说,“我不能事先记起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只能记起过去的事情,实在是个可怜的脑瓜子。”王后评论道。
“你记得最清楚的是什么事情?”爱丽丝壮着胆子问道。
“啊,当然是发生在三个星期之后的事情,”王后不经意地回答道,“比方说吧,现在,”她往手指上贴了一大块胶布,接着说道,“国王的信使正在监狱里服刑,对他的审判要在下个星期三才开始,当然啦,他的罪是最后才犯下的。”
“要是他根本就没有犯罪呢?”爱丽丝问道。
“那不就更好了?”王后边说,边把那块胶布缠在手指上。
始终抓住先入为主的合理性,同时又通过认真地忽略常理,蔑视常识,而最终就会变成不可思议的不合理。实际上理性思辨的存在是有条件的,正如康德所说:“它只有在实际的应用中完成自身,单靠理性不能满足合理性。”由于爱丽丝进入的是一个颠三倒四的世界,是一个反向的镜像世界,所以爱丽丝对镜中王后的振振有词始终不解。而在王后看来,她的推理是合乎逻辑的,一种镜像世界的逻辑,因此她才能既明白又清醒地编织出这样一种颠倒的因果。这暗示着只要理性和习惯都将它们的落脚点放在既先于又终于自身的一个参照,如果按照颠倒的因果来推理,那我们怎么能够为扭曲了世界观的王后们提供一个更为可取的永恒观呢?《爱丽丝》中的这些对话实际上不是戏仿,不是讽刺,不是歪曲,而是释义,是对人类处境的某种释义。它甚至提前描绘了卡夫卡的世界,预告了古拉格世界的来临。这些对话,即使今天读来也不是荒唐的,它完全可以用来作为对现在某些反司法国度的写真与素描。对于一切生活在“法院反法,学校反学”国度的人们,这些对话都明显具有某种解释与澄明的意义。
书中爱丽丝碰到红棋国王时,与特威达、特威迪兄弟的那段对话是必须提到的。
“他这会儿正在做梦,”特威达说,“你说他梦的是什么?”
爱丽丝说:“那可谁也猜不着。”
“这还猜不着!他梦的当然是你!”特威迪喊道,一边还得意地跺着脚。“要是他不再梦着你,你以为你会在哪里?”
“当然是在现在这个地方啦。”爱丽丝说。
“不可能!”特威迪鄙夷地反驳道,“你根本就不可能呆在什么地方啦。这还不知道吗?你只不过是他梦中的一个影子!”
“要是国王醒了,”特威达补充说,“你就消失啦——噗!——就像一支蜡烛!”
“我才不会消失呢!”爱丽丝愤怒地喊道,“再说啦,假如我是他梦里的一个影子,那我倒想知道,你们是些什么?”
“一个样!”特威达说。
“一个样,一个样!”特威迪喊道。
他喊的声音那么大,爱丽丝不由自主地制止他:“嘘!你叫得这么响,会把他吵醒的。”
“嗨,你害怕吵醒他,根本是多余的担心,”特威达说,“因为你不过是他梦里的一个影子。你知道,你根本就不是真的。”
“我是真的!”爱丽丝说着,哭了起来。
“你再哭也不能把自己变成真的,”特威迪评论道,“没什么好哭的。”
“假如我不是真的,我就不能哭……”
这段对话在全书中是非常重要的,在后来的章节中类似的对话还会反复出现。它成了诠释梦和现实两者关系的一个经典。如果把这段对话变成一种两难抉择,以一种甚至连小孩子都能领悟的哲学方式提出来,可能很快就会激发起人们的兴趣。这样,它立刻就具有某种神学意味,因为它提出的问题与下面的问题其实是一样的:“是上帝创造了我们,还是我们创造了上帝及上帝的观念?”对于无神论世界的人们,这恐怕不是一个问题,但对于有着基督教背景的西方人来说,这可能是会纠缠他们一生的大问题。他们总会去想:“我们是上帝头脑中的想法吗?我们在此地的居住是他精神生命中闪过的一个幻觉吗?”因为他们的很多东西都有赖于对这一问题的回答。
另外,书中有很多故事和人物都是耐人寻味的,我们可以作多义的理解,引申的阅读。比如大胖墩的事故。大胖墩是个爱评判是非的人,他盘腿坐在墙上,一只眼睛总是盯着另一边,人们根本不知道他是怎样保持平衡的。爱丽丝问他,你要是摔下来了怎么办?他说国王许诺过他,要派所有的人马来扶他。结果大胖墩真的一头摔了下来,于是国王派了全国所有的军队来扶他,但不管怎么扶,硬是把他扶不上墙。要是我们不把大胖墩理解成童话中的一个人物,而是理解成某种比喻或象征,那就精彩得很啦。比如理解成一个时代或一个国家的道德家或道德状况,这会给我们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我们可以设想,要是一个国家的道德堕落了,甚至派整个国家的军队去扶,也扶不上墙,那这个国家的道德水平又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境地呢?
通过以上的解读,我们可以这么说,《爱丽丝》在更大的程度上实际上是一本专供成年人阅读的儿童书。因为儿童只能感知书中的奇幻、童真、韵律,而书中宗教、哲学、伦理层面的隐喻只有成人才能去品尝、咀嚼。可以这么说,《爱丽丝》描述的不仅是一段奇幻之旅,更是一段充满哲学意味的探索之途。
 
回复  支持[5反对[7]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匿名发表